Saturday, August 25, 2007

破碎 (彭亨)


朋友多年前在旅途中送我一句话,‘expect the unexpected, keep a light heart’。这几年来我一直努力地学,但总觉得力不从心。

关丹之旅最后演变成萎靡之旅,有一点意料之外。第一个晚上到达后原本想到Cherating等海龟,大伙儿摸到来已经三点凌晨,最后决定到Telok Chempedak去抽烟喝酒等日出。五点多日头还没从海岸线升起来,不知谁提议走吧,回去睡了。一睡就睡到隔天下午两点,差不多三点才打点完毕到外头去吃午餐,买关丹出名的咸鱼,傍晚时分了才去万佛寺,上完香天色都暗了,拍照黑朦朦一片,什么都看不见。晚上吃了沙爹晚饭大伙回去休息玩牌,后来决定今晚我们又不应该睡,因为隔天早上得四点起床驱车到林明去,那是大家期待谈论已久的重点行程,千万不能出错。

林明梦的破碎从我们决定不睡的那一刻开始。

那天在喝完咖啡后大伙启程到林明山,在到达林明小镇的15分钟前雨啪嗒啪嗒地从天而降,我们炽热的心骤然冷了一大截。上到山顶后因为云层厚重,阳光无法投射过层层云海,所以看不见梦寐以求的仙境。下了山找到带队到彩虹瀑布的导游,导游说太少人啦不带啦,况且八点多进到山里已经是中午时分,彩虹都散了。失落不已,想起还有朋友千吩万嘱一定要尝试的茄汁面,向居民打听。茄汁面,傍晚才开档呐。我按耐不住极度失落的心情,抱着最后的希望问,那山水豆腐呢,有没有山水豆腐吃?山水豆腐今天没卖。突然时间我眼前的世界静止了下来,耳边嗡嗡响,脑袋麻了一下,我的林明梦顷刻完完全全破碎。

最后一晚在关丹。不开夜班了我说,今晚我不开夜班了,六点钟傍晚睡醒时我向同行的朋友说。晚餐宵夜,啤酒咖啡烟。3天3夜的休假除了萎靡不振,什么都没有达成,沮丧得无法形容,唯有阿Q的安慰自己‘expect the unexpected, keep a light heart’。

Saturday, August 11, 2007

土耳其


土耳其之行终于敲定成行了。今年四月在旅游展买了两个10天土耳其旅游配套,想在今年带妈妈出游,出门的日子在半年后的九月,土耳其的秋天。

这一趟是人生中第二次跟旅行团出游,第一次是在17岁那年,那年在考完了政府考试后的假期我们一家跟随旅行团到吉隆坡观光,现在回想除了觉得不可思议还觉得有点心酸,不知道为什么。那是我第一次坐连续五个小时的巴士,坐到屁股痛。那时觉得旅行是噩梦,还誓言从此不再出远门,在岁长了走得更远后每每回想起或和母亲聊起时都会笑噱当年的戏言。后来本事大了,最长坐过23小时的车从河内到永真,身体因为巴士座位狭窄而必须坐得笔直笔直的,那种巴士的空调只有空气没有冷气,车座因为长年载客而磨损蒙尘,车底没有得放置行李,所有行李就这样平铺在车中的通道上,还有别的有的没的运载的货物,有人要走过就踩在你的行李上面。我还记得我的行李被铺在后座一个人的脚下,他双脚搁在我的行李上吃红毛丹,红毛丹汁就滴在行李上,弄得到处粘粘的,当时觉得没半样,现在倒觉得有点恶心。

会决定跟团而不自己走是因为带了妈妈去。去年年底和母亲游香港时自己一直在闹情绪,觉得什么都不对劲,所以决定了再也不带母亲自助,嘿嘿。虽然她有一点失望,却借这个机会更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不适合背包的,也是一种收获。

哈哈,九月。那时大家还在想那么久以后的事啊,一晃眼九月就到了,嘿嘿,九月。

这趟土耳其之旅我一定要洗土耳其浴,一定要吃土耳其冰淇淋,一定要喝土耳其咖啡和茶,一定要吃那红彤彤的樱桃... ...虽然其实没有很期待过,但也好过没有啦,今年真的哪儿都没去,除了下个星期出发的关丹之旅外,除此,今年交了一张旅行的白卷。

还在担心旅行团会耍的花样,会不会有些承诺不会兑现,有些活动需要另外付费,一大清早要起床,车程比观光的时间还多,睡眠不足... 这些很少在自助中遇到的事情,要另加费神来处理。也许,我在想也许,谁知道这一次的行程会改变我游走的方式,在这次之后再也不提自助了。谁知道。

Saturday, August 4, 2007

期待林明 (彭亨)

这个计划谈得很久,谈得大家都有点不耐烦按耐不住时间过得那么慢了。

3D3N的彭亨之行除了彭亨小镇关丹,最主要的目的地是上林明山和到彩虹瀑布去。林明山,我想像那座山山脚是个小小的新村之类的华人住宅,居住着一群七十年代采矿的人,我知道那个时候他们一定风光过。矿场已经废弃了,所以村内应该只剩老人与小孩吧,年轻人纷纷向外跑,也许移向关丹,可能更远的地方。这个村庄可能就像玻璃市的Kaki Bukit一样,空气清新,可能村里一样会有一所小学,大清早街道上走着的都是背着书包上课的小学生。会晓得林明山是因为几年前理华的一群人不知为了什么原因到那儿做考察,拍回来一册林明山上的照片,酷似仙境,让人神游久久不能回魂。林明山不高,但徒步到山上后一大片云海就在你脚下;后来再听见林明山时却是因为报章的报道-林明山脚每年季候风来时都淹没在水里。这一次有机会和一伙人驱车前去,是等了好几年的机会了。

彩虹瀑布,这个地方太久以前就听过了,如果你在早上9点到11点之间到达,有彩虹会悬挂在瀑布上。虽然这不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有彩虹的瀑布,但国家地理还曾经拉队深入这个地方拍摄。发仔是彭亨人,他自夸彩虹瀑布是 ‘the most beautiful waterfall in Asia',一副沾沾自喜的欠揍款。

昨天晚上吃晚餐时他试探我,如果我们去不到彩虹瀑布,你会很失望吗?
会叻,我会很失望很失望。
如果失望的总值是100分,去不到彩虹瀑布你的失望占几分?
103分。
如果,如果我们真的去不到彩虹瀑布你会怎样?
我说我会哭。后来我想想,可能我不会哭,我会留下一行伤心的泪,这样看来应该比哭更凄惨一点。

其他两个同行的,那只白鬼和春子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们只要离开新加坡就好。哇劳,要求这么简单咩,说的就好像生活的基本条件,我只要三餐温饱就好。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