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4, 2008

不怀好意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个Cartoon Hotel的门僮好像冲着我来一样。

当天入住伊斯坦布尔的第一天他就冲着我说伊斯坦布尔很危险,一大群人,他就只冲着我说,要我把相机收起来。第二天是自由行,导游安排了额外的旅程乘游船游博斯普鲁斯海峡(Bosphorus),一人要美金50,全车29人除了我大家都去。第二天早晨七点多出门时那门僮看见我一个人出门又冲着我说,“这么早出去很危险的,街上没什么人,很多坏人在外面。”我环视周围,看着每一个路过的人打扫街道的人在街角的餐厅里吃早餐的人停在街边的车里的人,个个仿佛都不怀好意个个都贼头贼脸像是会打劫我一样。
“伊斯坦布尔很危险,你的包包吊带够稳吗,随街都是抢手袋的。”他一副不放心的样子。
“行,你知道furnicular railway怎么走吗?”
“今天星期天,星期天是土耳其的假期,furnicular railway九点才开,现在太早了。”
“那我不搭furnicular railway了,我到Kabatas 去搭Tram。”
“Tram也还没开呢,九点才开。”
“好,谢了。”我已经不想再听这个人瞎说下去。

结果当然,这个人说的都是乱拌一场,railway和tram一早就开了,伊斯坦布尔的人非常乐于助人。这个门僮,不知道他什么居心。

Mint Museum of Toys


如果那天不是BY提起要去远处那座大厦看几个伟人的雕像,我们也不会路过那条街,看见这间玩具博物馆。
新加坡有玩具博物馆?!进去看看。
ehm,入门票十块叻,因为我们提倡逛街不消费,于是打消了参观的念头。




后来不知道怎么搞的两人竟然是到国家图书馆去看印度教在东南亚传播的史迹,这展览免费,符合我们逛街的标准。
后来大家就忘了我们原先其实是要到远处那座大厦去看几个伟人的雕像的。

Singapore Mint Museum of Toys
Entraces Fee: Adult-$10; Child (2-12years old)-$5
Opening Hours: 9:30am to 6:30pm daily
Location: 26 Seah Street S188382
Tel: (65) 63390660
www.emint.com

Thursday, February 21, 2008

元宵的牛车水 (新加坡)

元宵的牛车水一点都不热闹。从兀兰老远到牛车水庆元宵,以为可以凑凑热闹,怎料到牛车水的元宵冷冷清清,没有节庆的喜气,只有落幕的凄清。好在桥上有一队‘乐团’卖唱,帮忙聚集一大群乐龄人士,增添一点夜晚的活力。就这样,年也过完了。


今年牛车水的装饰差强人意,是中国人的鼠年,主角竟然是米老鼠,哈哈,创意十足的中西合拼,却猜不出设计的人是特地还是不小心。我站在桥上拍摄一张街景,桥下交通顺畅。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为了吃一碗汤圆,姜汤芝麻汤圆,我的最爱。


冷清的牛车水就这一档汤圆排长龙,传统毕竟还是传统,就是有人趁这节庆特地过来就地品尝或打包带走,仔细一数,队伍不下二十几人。排队时看见一个洋妞坐在一角独子吃汤圆,搅来搅去,心想待会儿就同她一块儿坐,也好为她解释吃汤圆的意义。才买好汤圆转身,洋妞已经站了起来走掉。我的那碗姜汤芝麻汤圆不用说也知道是吃得津津有味的,圆的感觉浓得化不开来。


回来的路上在地铁里累得睡过站,到站后看见十五的那轮明月,知道你在地球的某个/其他地方可能也这样的看着,为那一刹那共同/共通的感动,我按下快门。

Tuesday, February 19, 2008

若干年前第一次出游 (槟城)


-1996年

我几乎要感谢发明照相机的人,于是我们有了共同缅怀的媒体。

这是我第一次和同学出游,到Penang的Batu Ferringhi野餐,十五岁。那时我有很多的时间,没钱。华文老师总是问我闲时在家干嘛,那几年仿佛是停住的,我的答案总是‘没什么,走来走去。’这样听来好像走了很久,其实也只不过是一下子的事,那几年的时间竟然也只换回走来走去那四个字。

因为没出游过,不知道该带些什么。我记得那天我带了一个大旅行袋,那只旅行袋足够我装一个礼拜的衣服,里头装了一套换洗的衣物,两罐1.5公升的水,一大包糖,两大包零食,还有其它拉拉杂杂,想不起是什么了。妈妈说,换个小的吧。不行,还不够装呢。那时候总是不听人家说,尤其是家里人,更是要抬杠。

当然,我的固执后来成了笑话一场,流传至今时今日都仍然鲜明。那个早上我出门遇见第一个同学,那个人睁大眼睛,嘿我们是去野餐哩,你是要到海底去住吗?我感到我的脸刷一下红了起来。

Friday, February 8, 2008

除夕夜 (槟城)

槟城的除夕夜最热闹的非观音亭莫属,于是除夕夜我骑着借来的铁马奔驰在槟城老街上,到观音亭去凑热闹。

因为出门迟了,抵达观音亭时已经是大年初一,街上车水马龙,一点都不像半夜三更;观音亭内外人山人海,佳节气氛浓郁。


已经有好几年没到观音亭了,每回回家都来去匆匆,没空上一柱香;今晚为了捕捉热闹而来,也没上香,只在拥挤的人群中挤来钻去捕捉镜头。观音亭内挤满了信徒,观音亭外除了信徒,还有一大堆行乞者携子带孙,乔装的财神爷,卖鸟的档口。


有些鸟已经不认识出口了,信徒张开笼门久久小鸟都不晓得飞走,于是他们大力晃动鸟笼。


祷词附着金纸蜡烛被传送到观音那里,灰烬留下来,当作收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