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30, 2008

被时光偏袒的古城(马六甲)

经过那么多年,我还是非常喜欢这个地方,她给予我的浓郁的温热的怀旧感受,舒适与舒服,那个被时光偏袒的古城,处处有着创意与惊喜。我不敢说这是座被时光遗忘的古城,毕竟城里交错着现代和古早的滋味,像时间的浪拉扯着她前进,她拼命挣扎往后退一样,在沙滩上留下深刻的眷念。


荷兰街的古屋内和街道上完全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风景,走进古屋仿佛就走进了时光隧道,一瞬即被移到几十年前的光景,挂满画的墙壁,老钟,大红灯笼,店里坐满喧哗的客人,热闹得不得了。




我们才坐下,古屋里传来袅袅的蔡琴的歌声,被遗忘的时光,仿佛透露了老屋的秘密,顿时全身发软,真想就一直沉溺在这种情怀中,都不想走了。我举起相机,女生走进画中,那么怡然自得,我作假拍摄墙壁上的蒙娜丽莎和李小龙,将那古色古香的气质一块儿捕捉镶刻到镜头里。


图一:现代与古早的落差转角可见
图二:老钟
图三:大红灯笼
图四:古屋内
图五:等待

Tuesday, April 29, 2008

毕业典礼


从瓜登回来才惊觉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跑完了大马的十三个洲和一个直辖市,这回出游不必被人揶揄说‘自己的地方还没走完还要去走别人的地方’了。虽然仍然有好多有味道的地方还没有停留过,但形式上却好像已经毕了业,在马来西亚这片土地上算是蜻蜓点水地都点过了。

这个之后,最想去的几个地方还有以下几个,目前不会主动安排行程,但有缘结伴同行会是好事,不妨找我。

Bukit Larut / Maxwell Hill (Perak)
Tasik Kenyir (Terengganu)
Gunung Tahan (Pahang)
Gunung Ledang/ Mount Ophir (Johor)
Taman Negara Endau Rompin (Johor)
Mulu (Sarawak)
Kinabatangan (Sabah)
Sandakan (Sabah)
Danum Valley (Sabah)
Klias Wetland (Sabah)

登家楼之行 (Terengganu)

这回到登家楼纯属随性行,一直以为重点将会是Pulau Perhentian,结果去了Pulau Duyong和Pulau Kapas,就是没去Pulau Perhentian。

25/4/08 D1
柔佛的巴士抵达瓜登,早上七点。
问路。问路。问路。
星期五的瓜登冷清清的,今天是东海岸的周末。因为没有计划,两人决定了到Pulau Duyong去,为了多年前在网上看到的Awi Yellow House。
我们买了水,泡面,一些马来糕后就在瓜登河岸等船。是周末,船只往来也少了。
等船。
等船。
等待开往Pulau Duyong Besar的船。


第一天的行程几乎是没有行程,在岛上走了半圈,天气热得不得了,剩余的时间就这样懒在Awi Yellow House,聊天,吃泡面,睡觉,逛夜市,吃晚餐,聊天,睡觉。

26/4/08 D2

第二天早上我们还在想要到Pulau Perhentian还是Pulau Kapas,Awi说起他有个朋友在Pulau Kapas经营guesthouse,我们不假思索就决定到Pulau Kapas去了。

第二天的行程也几乎是没有行程,抵达Pulau Kapas时已经是中午时分,天气热得不得了,我们沿着海边走,短短的沙滩,走一程大概30分钟时间。散步的路上遇见和我们同船到Pulau Kapas的两个马来女子,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也聊得兴高采烈,还相约一块儿去浮潜。浮潜回来因为舍不得上岸还在水里泡了泡,泡到手指皮脚趾皮皱了起来,泡到肚子咕噜咕噜叫了才舍得上岸。

晚餐散步到不远处的KBC,洋人云集的地方。我们慵懒地躺在沙滩上等待晚餐,天色渐渐地暗去,云朵拨开后,漫天的星星探出头来打招呼。


27/4/08 D3

启程从Marang回瓜登。寻找KFC。
回新山的票售罄,唯有搭车到Segamat再打算。SMS老板说明天拿整天的假,老板也许会觉得我工作态度出问题,但管他的。

午后逛唐人街,登嘉楼唐人街,还是有她的味道在。不需要穿街走巷,短短一条唐人街有觅不尽的午后风光,陈年的韵味仍然有迹可寻。我们在一家小店喝了一大杯正宗的果汁,三块钱马币,这个下午就让人回味无穷了。


晚上十点的巴士,看看时钟才六点多,为了让这次的旅程圆满,我们誓必坐上Town Bus游镇一圈。一圈过后总算把想做的都做了,巴士停在Shahbandar前,我们下车照相。第一日的白天我们经过这里,只用眼尾扫了一眼,盈说应该早上来拍,会有另一番滋味,可我想早上也许就没那么有味道吧。


从Shahbandar漫步回车站,吃过晚餐,刷了牙洗了把脸,晚上车上好睡啰!

Monday, April 28, 2008

逝去的老故事

这两个礼拜在吉隆坡,马六甲及登嘉楼游走,市中心老屋的味道从这一扇扇的窗户中流泻出来,仿佛隐藏着好多好多古老的故事,香醇的,有浓浓的阳光及汗酸的,一提起就会从日出聊到日落的的故事,在四月暴晒的烈阳下,正好合适动听。


在登嘉楼,我和盈走在街头巷尾捕捉夕阳下黯黯淡去的余光,花了好一段时间走那一条短短的唐人街,黄昏的天空燕子纷飞,叫声此起彼落响彻云霄,我想起自1999年马来西亚屋租统治法令废除后各州战前古屋的命运,暗自心疼。大多数置空了的老屋不是成了吸毒者或者流浪汉的天堂,就是成了养燕子的地方,好不可惜,而执权者几时才会正视这个问题,就眼下来看,恐怕遥遥无期。


我想想那曾经住满人的老街,曾经应当那么辉煌热闹,黄昏的时候,家家户户飘散出来的饭香浓郁得溢满所有嗅觉,而现今只剩深锁的前门,封死的窗户,夜晚依旧有市政府挂起的五颜六色的彩灯,勉强打亮一座死城。

Sunday, April 13, 2008

Upcoming: Malaysia

1。Melaka (17-20Apr)
上回到马六甲是多年前从槟城到新加坡的巴士因为故障,只将乘客送到马六甲,那时顺道在古城逗留了半天。一晃眼,几年就过去了。这回,希望有好景色及好天气。

2。Perhentian (24-27Apr)
因为盈。认识了那么久,好像从来都没有和盈出过门,除了若干年前下乡到玻璃市州去。这一回我把策划的棒子全权交出来,一点都不插手,希望可以在登佳楼(我还是喜欢她叫丁加奴的时候)晃荡一个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