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30, 2008

Upcoming Trip: Langkawi

夭折的Langkawi之行在沸沸扬扬后又再成行,最大的原因是飞萤有便宜的机票(虽然便宜到来还是比船票规,可是甘愿),第二个原因是我发现槟岛竟然很难找到4G或更大的SD card,希望这个免税小岛能够给我一点惊喜(不敢抱太大的希望),最好相机镜头也便宜(恐怕很难),第三是真的应该和妈妈出游一趟了,下一次真的不知是何时何日了。

所以。。Langkawi,我来了,请给我一点惊喜吧,谢谢。

Tuesday, July 29, 2008

The World is Just Awesome

I love this clip!


(Dialogue)
Astronaut 1: It never gets old, huh?
Astronaut 2: Nope.
Astronaut 1: It kinda makes you want to...
Astronaut 2: Break into song?
Astronaut 1: Yep.

I love the mountains,
I love the clear blue skies
I love big bridges
I love when great whites fly
I love the whole world
And all its sights and sounds
Boom-de-yadda, boom-de-yadda

I love the oceans
I love real dirty things
I love to go fast
I love Egyptian kings
I love the whole world
And all its craziness
Boom-de-yadda, boom-de-yadda

I love tornadoes
I love arachnids
I love hot magma
I love the giant squids
I love the whole world
It's such a brilliant place
Boom-de-yadda, boom-de-yadda

Monday, July 28, 2008

寻找果中王(Balik Pulau, Penang)

星期六托TK的福随他的一群朋友到浮罗(Balik Pulau)果园吃榴莲。这是我这生人中第三次到浮罗果园,第一次是我幼稚园五岁的时候,已经记不起在果园里看见些什么,只记得回来后生了场大病,于是果园给予我的印象就是,热,炎热,酷热,都是些贬义词。

第二次是随理大华文学会的朋友从亚依淡水坝徒步到浮罗,那时二十岁。那次我们在抵达果园后高喊'uncle, uncle,我们来吃榴莲咯~',园主不知从哪儿跑出来,从篮子里挑一粒粒地开。学生时代的我们对食物也不怎么会挑,只在乎大伙儿一起,好不好仿佛没什么所谓,只要价钱还可以就行。

一眨眼十年就快过去了,我们开始对吃有要求,会找寻更好的,也会衡量值和不值。那天我们一伙人分两辆车往浮罗去,TK的朋友识路,在某个转角后一弯,两辆车子斜泊在路边的草堆旁,路边那条小路如果不是来过任谁都不会察觉,大伙走了一小段上山的路,沿途有豆蔻,langsat,柚子,丁香,终于抵达园主的家。吃榴莲没有什么好形容的,反正就是一粒接一粒的放进嘴里,倒不识名种的名字和它的味道,只晓得分辨好吃和不好吃。三次的果园之行,这一回吃得最尽兴,也不虚我们大老远赶到山上了。

晚上朋友搞house warming,拿了瓶我最喜欢的Bordeaux去,几个人喝得脸颊都烧烧的,我想起人家说吃榴莲后不宜喝酒。当晚入睡前发现脸上突然长了好多青春痘,头微疼,想想也许今夜是这一生人最后一次入睡,意料之外竟然没有太多感慨和不甘。

当然,隔天早上我还是睁开了眼,回到这个充满希望和想象的人间。

Sunday, July 27, 2008

入藏

近日在搜集着入藏的资料,看见条条入藏路曲折蜿蜒,不禁认同GP几个礼拜前说的话,那些不是走陆路入藏者根本不算真正到过西藏。

入藏五条路,条条艰辛险恶,在海拔三五千米的高山上不是依着峭壁蜿蜒而行,就是进入寂无人烟的大漠之境,短至三五天长至十几天的入藏之旅无疑是一次对心灵和体力的严峻考验。

西藏,好多人心中一个神圣不可侵犯的遥远的地方,以往西藏对多数人来说只是一生人之中梦的寄托;自青藏铁路启用后,西藏成了一个不必很多钱也不必很多时间就可以抵达的地方,人们于是开始追逐自己的梦,垂手可得的后果是彻彻底底地颠覆了西藏在人们心中崇高的地位。铁路的开发同时引进大批大批的汉族,商人,旅客,我还没有到过西藏,但我可以想象这个曾经冰雪清明的地方就快被经济迅速发展赶得喘不过气,可以想象他独有的魅力被外来文化侵蚀,可以想象他在慢慢的改变自己原有的本色以符合别人的需求。不少到过西藏的朋友回来后对我说,快点去,再迟就来不及了,快点去,再迟西藏就是中国的另一处名胜而已。那种急促的口气,更多是大势流去的惋惜。我不知道其他人,但我自己是这么想,当我看见布达拉宫之外不远处都是楼房城市,我不禁喟叹,再三地问自己,这真的是我要去的地方吗。

幸好入藏的那几条路还在,西藏虽然可以很轻易地抵达,倒也可以攀山涉水,全视乎你重视的是目的抑或过程,只是两者之间恐怕会有绝然不同的滋味和感受。不经一番寒彻骨,焉得梅花扑鼻香,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Thursday, July 24, 2008

Travel Health Related Issue..

在路上最怕就是生病,于是旅程开始之前其中一样重要的事就是去看医生。

我先是在新加坡诊所做了全身,确保体内没有暗藏恶疾,然后找牙医做牙齿检查,让帅气年轻的牙医帮我洗干净两排牙(洗牙时一边看着医生明星一样的脸一边想,那么帅的人整辈子就对着一口口烂牙实在太过浪费)。

回到槟城后打了支Hepapitis A疫苗,RM110。这一次没有打Typhoid及Tetanus,Typhoid三年前打过,医生说应该还有,不必打;Tetanus则在16岁那年打过booster,医生说还可以顶多几年。至于Malaria,医生说没那个必要,Malaria没有疫苗,吃药非常麻烦。可是听说Malaria会死人?不会,如果及时诊断出来是Malaria对症下药就不会死。吓?这样啊?如果没有诊断出来那不就。。不过我还是非常喜欢这个什么都建议不用的医生,诊所叫BP,就在槟城唯一一间Citibank的后面,还在打针那天撞见在那儿工作的中学学妹,寒喧一番。

至于我的first aid kit里就装有这些:
panadol - fevel
charcoal - diarrhea
Febs cold tablet - flu
保济丸 - stomachache
vitamin C
thermometer
plasters

还想要添immodium,novomin,ENO,counterpain和两块纱布,这样应该也就差不多了。

p/s: oh yea, don't forget insect repellent, but do not keep insect repellent with the rest of your medicine wo!

Wednesday, July 23, 2008

吃在槟岛:福建面

在槟城,我们称它为福建面;槟城以外,大家都称它虾面。

槟城最棒的福建面在Nagore Road和Bawasah Road交界处那间One Corner Cafe内,每个早上(除星期二休息)都客似云来,恰恰印证了福建面的档名-云来福建面。不过对于不耐烦的食客,这儿绝不是一个好去处,福建面的平均等待时间至少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之间,非常夸张,虽然如此客人们还是甘心等待,一份报纸一杯咖啡,恰恰好巧妙的度过了那等待的时光,然后一碗热腾腾的槟城福建面捧到面前来。



Tuesday, July 22, 2008

梦想行动_路过夏天: 完成记录

终于完成几年前到中国下乡的日记上载,拖了好几年的事,虽然不算完整,但毕竟是记录,一步一脚印,一印一痕迹。我的记忆力不好,好多事情都风过无痕了,看了自己当时的日记后心中仍有感触,因为是纯日记,无心创作,文字纵然不优美,但回顾时,力量还是在的。

因为时间过得太久,多数细节都已忘了,上载的文字没多大修改,非常粗糙,一来怕改错,二来怕想错,人的想像力太过丰富,很多生命中的空白,我们都用自己的想象来弥补,真真假假,在记忆中一片混淆。

做完了这些就像放下了心中的一块石头一样,虽然不做也不怎样,只是有点不舒服而已;现在,像是债清了一样。过后,随心所欲。

Monday, July 21, 2008

梦想行动_路过夏天: 归来

27/6/05 星期二 4:16pm

新加坡规矩得让人浮躁,却也规矩得让人松一口气。
当看见樟宜机场地铁处的既通门时,竟然还愣了一下,反应不过来。

大槟城主义

几个月前回槟城老家,架着一台照相机骑着摩多顶着早晨初醒的大太阳到坡底,从这条老巷窜进去那条老巷窜出来,照相。槟城人口中的坡地也就是乔治市,整大片是英国殖民地时期遗留下来的古屋,自屋租统治法令废除后迅速地在几年内由一座熙来攘往人潮济济的城市萎缩成一座夜里路过都会心惊胆颤风声鹤唳的死城。每一次回来,我都会为这座美丽而古老的城市日渐萎靡逝去的情形速度心疼不已,原因是小时候我曾经见证过她的风光,那时候我的高度只有到大人的腰,记忆里街上总是车水马龙,路上水泄不通,街边档口的老板不需要站在门外招徕客人,他店里已经门庭若市,电影院外总是站满等待开场的观众;印象中那时候总是阳光普照,我必须眯起我小小的眼睛不然会很刺眼,周围街景沸沸扬扬朝气勃勃,空气中弥漫着焦味,我的身上黏溻溻。我还记得几个月前的那个临出门的早上我还对家里的母亲说,再不拍我担心下回回来时这些古屋都被拆了,被瘾君子放火烧了,被周边的发展逼得更边缘化了,或变得更不像样了。


朋友最爱投诉槟城人,说槟城人自大狂傲,个个都是大槟城主义者。我不否认,甚至承认并且骄傲于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槟城主义者,但近几年来我已经不敢坦荡荡的这么说了。这些年下来槟城还有什么令人骄傲的?抬起头亦当之有愧啊。这些年来出门游走,路上遇见不少旅人要到大马来,让我给他们介绍,我从多年前致力推荐槟岛到近年来不敢推荐槟岛,你让我如何向游客推荐一个自己都深深觉得可惜的地方?眼看着槟岛的发展节节变相,发展蓝图从市区转到郊外,也不明白州政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乔治市的没落,商业中心没有维修保养,退色斑驳的市容,人群撤离,治安问题敲响警钟,如果我说住在乔治市正中心古屋内的朋友为了防盗要在家中安装闭路电视,你会觉得他太夸张或可笑,还是惊颤于事情的严重性所导致的生活的恐慌和心惊胆战。


几个月后再次回到老家,才回来一个礼拜就传来喜讯,槟城申遗成功。申遗成功意味着槟岛的文化古迹不会因为个人或小部分人的利益和莫须有的发展借口被廉价牺牲掉,这是一件天大喜讯,表示那些还没有照下老街的朋友不需要着急,表示我的小岛还可以古色古香,表示有人需要开始做事,把这粒被埋在泥巴中的珍珠擦干净擦亮。是的珍珠,即使离岛多年,回来时连路都不会认了,这里的一动一静仍然牵扯着我左心房的那块肉。纵使大多数槟城人因为不够融入事不关己,抱持着局外人的身份,不觉得入遗是什么特别值得高兴的事,可是我感谢那些一直孜孜勤勤在为槟岛文化遗产尽力的朋友们,感谢你们的锲而不舍,现下持续的摧毁蹂躏被你们威武的双臂挡下来了,接下来更艰巨的工作还摆在前头,同志们,一定得做好这场戏,还我一个大槟城主义!

梦想行动_路过夏天: 放弃

24/6/05 星期五

今天是最后一天梦想行动论坛。论坛上温老师说,如果进入农民社会的成本过高,他们就会放弃那个农村。我愣了一下。他说是的,太糟的地方就留给政府去做,而每一次,他们都抱着三分之一将会失败的心理准备。所有心血和时间,都也许是孤注一掷,只有准备好接受改变的人跨得出来。

Sunday, July 20, 2008

梦想行动_路过夏天: 抵达北京

21/6/05 星期二

从福建到北京的火车上醒来,现在的位置是河北,窗外已经不是绿油油的一片了。


昨晚我们队员们各自谈各自的感想,队长认为志愿者不应该来自国际,因为不同背景的人未必能了解中国乡下的实际状况,无法完全发挥各自的优势,这一说法引起大家的一番争执。队长认为下乡的目的是做思想工作。当然,那是他个人的想法,整个组织的方向并不特别着重于思想工作,这是重点。

我本身觉得特别可惜与失望的是我们的态度和对事情的偏见,因为大家对各自背景的执著与肯定,往往对一些人或事原本就有偏见。这一程,我摸着自己的心,确实自己做到最谦卑,确实自己全心去感受,尽量聆听,减少批判,我是我问心无愧的。

抵达 北京教育学院时已经是中午11点多将近12点了。北京的天气酷热,我没有勇气顶着烈阳外出吃午餐。过后听见电视播报下午的最高气温为39度,吓死人,像在火炉里被烤一样。人慵懒懒的,于是睡了整个下午,下午5.30太阳收工后才到北京教育学院附近的花花酒家去吃晚餐,一个人叫了一碗饭和一道日本豆腐。晚上也没开会没讨论任何事情,只是玩yahoo game到十点钟,再回房睡觉。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兜售二手书

这一回离开可短可长,自己也没有一个定数,原本想将这些年来买的书寄放在母校图书馆,学校表示除非赠送,寄放的话学校方面会很麻烦,尽管我表明了未必会有取回的那一天。老师笑我凡根未静,才几本书都放不下,我嘟着嘴,没有否认。原本想将书载到理华会所去寄放,想想不如二手卖掉,将一些书名列下,如果有兴趣的话让我知道。而所谓卖掉纯属乐捐,如果你真的喜欢,送也无妨,有缘就好,不过邮费还是要付的,呵。

中文小说
白雪红尘 -- 阎真
黄金时代(上/下)-- 王小波
白水湖春梦-- 萧丽红
桂花巷-- 萧丽红
前江有水千江月-- 萧丽红
烟花三月-- 李碧华
许三观卖血记 -- 余华
无巧不成书 -- 黎紫书

翻译小说
哈里波特 -神秘的魔法石 -- J。K。罗林
唯一生还者 --丁昆士
暗夜里的眼睛 -- 林郑。科罗斯
在我坟上起舞 -- 艾登。钱伯斯
看!死亡的颜色 -- 凯丝。莱克斯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 保罗。科尔贺
看见水乡的男孩 -- 迈克。杜瑞斯
达。芬奇密码 -- 丹。布朗
爱的历史 The History of Love -- 妮可。克劳斯 Nicole Krauss
咆哮山庄 -- 艾蜜莉。白朗特
我坐在琵卓河畔,哭泣 -- 保罗。科贺
罗门生 -- 芥川龙之介
假面的告白 -- 三岛由纪夫
千羽鹤 -- 川端康成
古都 -- 川端康成
挪威的森林 -- 村上春树
紫丁香冷的街道 -- 渡边淳一
情书 -- 岩井俊二
朋友 -- 韩国电影小说

英文小说
The Hundred Secret Senses -- Amy Tan
The Kitchen God's Wife -- Amy Tan
The Kite Runner -- Khaled Hosseini

诗集
眼前既是如画的江山 -- 蒋勋
祝福 -- 蒋勋
我的父亲是火车司机 -- 路寒袖
梦的摄影机 -- 路寒袖
二十首情诗与绝望的歌 -- 聂鲁达 Pablo Neruda
顾城的诗 -- 顾城

散文
散文@文福 -- 梁文福
自然同窗 -- 梁文福
梁文福的21个梦 -- 梁文福
千年一叹 -- 余秋雨
恋恋漂流 -- 叶心慧
钟声又再想起 -- 李家同
城市传奇 -- 欧银钏
钟情 -- 苏伟贞
钟爱 -- 袁琼琼
亲爱的老师 -- 林佛儿
爱情之书 -- 里昂
空城 -- 韩少功
鸫 Tugumi -- 吉本芭娜娜
古典的人 -- 陈村
树佛 -- 贾平凹
暖暖的歌 -- 林清玄
泥土手记 -- 吴韦材
赞美一座城市 -- 马盛辉
敲响十亿零一次的驼铃 -- 于东辉
遗失心灵地图的女孩 (Girls' Interrupted) -- Susanna Kaysen
时光词场 -- 张曼娟

漫画
东京爱的故事 -- 柴门文
苹果树 -- 阿保美代
森林小语 -- 阿保美代
十月的笛 -- 阿保美代
小镇人家 -- 阿保美代
阿保的童话 -- 阿保美代
夏日的魔法 -- 阿保美代
葛叶的讯息 -- 阿保美代
虹之堡 -- 手冢治虫
勇者大丹 -- 手冢治虫
仙人掌小子 -- 手冢治虫
38度线上的怪物 -- 手冢治虫
不思议之旅 -- 手冢治虫
七色鹦哥(1-7)-- 手冢治虫
透明人(1-2)-- 手冢治虫
丹下左膳 -- 手冢治虫
黎明之城 -- 手冢治虫
化石岛 -- 手冢治虫
超级太平记 -- 手冢治虫
光头神探 -- 蔡志忠

不会归类
寻人启事 -- 张大春
公寓导游 -- 张大春
野孩子 -- 张大春
更衣室的女人 -- 章缘
有钱人不死的地方 -- 伊撒辛格
因为孤独的缘故 -- 蒋勋
恋人才听得见的灵魂乐 -- 山田咏美
爸爸的荣耀 -- 马瑟。巴纽(Marcel Pagnol)
我是角子,请你抱抱我 -- 庄铠埙
魂断激流岛 -- 李英
五体不满足 -- 乙武洋匡
爸爸 -- 金正贤
少年维特的烦恼 -- 歌德
Allo Allo! The complete war diaries of Rene Artois
青春行 -- 林可风
小王子 -- 圣修伯里(吴淡如译)
最后14堂星期二的课 -- Mitch Albom
爱的教育 -- 爱德蒙多。狄。亚米契斯(Edmondo De Amicis)
神圣与凡俗 -- 龚立人
撒哈拉的故事 -- 三毛
稻草人手记 -- 三毛
哭泣的骆驼 -- 三毛
温柔的夜 -- 三毛
背影 -- 三毛
梦里花落知多少 -- 三毛
红楼梦
前世今生-生命轮回的前世疗法 -- 布莱恩。魏斯
生命轮回-超越时空的前世疗法 -- 布莱恩。魏斯
让自己更快乐 -- Alan Cohen

* 1只吉他

梦想行动_路过夏天: 水患

20/6/05 星期一

昨天一早醒来到武夷山去。涂大哥说,福建将会是好天气,怎料我们一上车就下雨。雨啪啦啪啦的下得好大,载我们一道去的人说,今天正是暴雨开始,怎么你们选择今天到武夷山。

果然,昨天整日都是细雨绵绵的。我们游走了武夷山的好几个景点,人好多,大家撑着五颜六色的雨伞排着队上山,我看了哭笑不得。由于下雨,一些低洼地区的水暴涨,回程途中我们就经过了水患处,幸好没有严重到不能够通车。



今天将回北京。因为昨天下了场雨,福建的一些地方严重淹水火车过不来,于是我们早上九点的火车误点到中午12点左右才入站。这趟到北京的路要将近24小时的车程,沿途,我们看到好多好多被水淹没的庄稼。

妈妈万岁

从曼谷飞往缅甸的机票有着落啦!!今天上网买机票,程序结束后母亲说,赞助你机票吧!
哇!感动到不得了(然后暗捶自己只买了单程机票)。。妈妈万岁!!

Saturday, July 19, 2008

梦想行动_路过夏天: 一个充满希望的地方

18/6/05 星期六

到黎川来后非常轻松,基本上我们这次到黎川的目的只是来考察,所以每天就只是陪人吃饭,而且餐餐菜色丰富,吃到今天中午,我竟然想起吃就觉得有恶心。

下午的行程是去排些书给农村的小孩,睡一觉再去吧,还有一个小时才出发呢。

下午我们先去了农村的黎溪小学派书,然后再去胜德中心小学。黎川的环境非常优美,学校都依山抱水,像仙境一般。我们在胜德中学教了一堂课后的等车时间造访了附近的一户人家,发现黎川的农村比乐平的农村还要穷,一个屋檐下要住三四户人家,这儿没有乐平的高楼砖瓦,但这儿的人注重教育。


后来我们被带到黎川的一个当官的地方休息,我和可夫爬到最高一层楼看这儿的好山好水,景色秀丽。对街路边的小屋后有小溪潺潺,还有绿油油大片大片的庄稼,像是烟草。于是我建议到那儿走走。

我们在村庄的山路上,河边遇见一个小女孩在看书,她说她叫蓝梦丝,和爷爷奶奶住在一块儿,父母都在杭州打工,弟弟在杭州念书。梦丝长得非常漂亮,于是我们要求她带我们到她家去玩。走进黎川的村庄就像走进时光隧道一样,古老昏暗的街,巷子都窄窄的,农民的房子一户挨着一户,老人们蹲坐在屋前观望。梦丝的房子比乐平里任何人的房子都要穷,整个屋内只有一粒灯泡,四堵空墙之外空空如也。我们遇见梦丝的阿姨,她说她就住在梦丝家隔壁(其实就是同一间屋内的隔壁房),说她们乡里的人太清楚改变恶劣环境,脱贫的唯一途径就是让孩子受教育。即使我们没钱,去借去乞讨也得让孩子读书,她说这句话让我们动容。这么多年来多少从这儿出身的孩子因为读书,学业事业有成后将家人带离贫困,村里的人看的多,大家都朝着这个方向走。这个村庄是乐观而充满希望的。黎川是个美丽的地方,所有人和事物都善良美好,却更凸显了乐平居民和教育执权者的观念急需改革的必要。

基本上在黎川的感觉虽然行程被安排得满满的,却富足与安慰。

放慢

如果我走得太急,记得嘱咐我慢下脚步来。

梦想行动_路过夏天: 到抚州黎川去

17/6/05 星期五

昨日到了景德镇大家都忍不住买了一大堆陶瓷,龚老师对陶瓷有一点研究,帮了我们不少。龚老师下午就回乐平去了。晚上我们到餐馆吃晚饭,再到附近的广场走逛。这是我们熟悉的环境,钢骨水泥,喧嚣,车水马龙,霓虹灯。吃饭时我们提起一大堆关于农村的玩笑,大妈的笑话,干杯的笑话,说过了就过了,大家还没有那么潇洒。


今天一大早就到景德镇南站去买了8点多的车票到抚州。以为买了车票再用早饭,怎知买完车票巴士就来了,大伙唯有饿着肚子上巴士。从景德镇到抚州的巴士车程要三个多四个小时,路上巴士又爆胎,拖了一阵子时间才到抚州,到了抚州车站联系人涂大哥已经在车站等候我们了。


这一次我们去的是抚州的黎川,那个我们住的地方是黎川县人民武装部的宿舍,算是在市中心,非常繁华的街边,房内听得见清晰的车水马龙声。我们到那黎川梦想图书馆去走了一圈,我非常喜欢那小小的图书室,有一千多本书,一张长桌子,好多小孩子在看书。在到梦想图书室之前我们到黎川教育局去了解了当地的教育情况,发现黎川是一个非常注重教育的地方,在午饭的桌上就遇见两个高材生,一个北京大学的,一个就要到美国年博士的。


只是两个不同的地方,一样是在中国,却有如此截然不同的待客方式,虽然还是一大桌酒菜,在这儿大家敬酒却不多劝酒,聊天的方式不一样,沟通方式不一样,同样的语言,但差别很大;一样是农村,距离却甚远。

Friday, July 18, 2008

梦想行动_路过夏天: 开始怀念

17/6/05 星期五


天啊,我怀念农村的生活。

昨天早上十点多到杨范去发了种子基金,回来后和老师学生们交换了联络方式,吃了顿午饭,一点多左右就离开程家小学到景德镇去了。

早上王老师将他老伴的病情写了下来交给可夫,让他带到美国去问他的父亲。听起来有点远水救不了近火,但我真希望有人能帮他,他是个好人,帮了我们很多忙。

胡校长不停地提醒我一定一定要将我们的合照寄给他,他说要不然他会伤心,因为那对他是有意义的。我说知道了知道了,我答应了就会做到。


我将买来的故事书送给小霞,巧克力送给盛淼。盛淼是和我最要好的学生,从一开始就这样。我们合了影。他给我留了电话和地址,说你可以打电话给我。


还有那个要我教他英文‘你是我老婆’的学生,他给我送来他的照片留念,照片上的人酷酷的,我嘲笑了他一番,然后和他照了相,答应寄给他。


江校长还是如同往常一样,比较实际尽功近利,当他知道我们没法带来任何东西后他的失望我无法想象,其他老师倒好。早上我问杨老师会对我们失望吗?他说没有,因为我们从老远赶来的。那会觉得我们做得很少吗?他说那份精神已让他感动。我很感谢他那么说。

在我们收拾行李时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那个石下的卖菜男突然跑进我们的房里,说他要将女儿送到北京念书,要我们支助他,因为他是第一个申请的人。我和小谭面面相识,那天一位老师才告诉我们他脑筋有问题,于是我们敷衍他说我们会将他的个案呈上去。那时的气氛有点紧张,恐怖,幸好我们就走。

下午龚老师陪我们到景德镇去。终于离开了小学。终于。一开始我们是急于离开的,大家都尽了本分做了该做的事。于是那时那么急,只是离开后就开始想念了。我们都如此。

梦想行动_路过夏天: 惭愧

15/6/05 星期三

我愿意相信人间永远有温情,即使这世界原本就不美好。

昨日到景德镇去办签证延续,几经推辞后江校长和胡校长还是坚持陪同一起去。我们先去了乐港公安局打个交道,又到乐平市公安局,再由乐平市公安局的人给景德镇公安局打个交道。匆匆忙忙赶到景德镇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理应是下班时分,只是因为打了交道,公安局的人还在等我们来,签证不一会儿就办妥了。

在从乐平往景德镇的公交上胡校长遇见他一位当法制日报的亲戚,办完事后一块儿吃饭。四个人叫了好大一桌酒菜,中国人惯例的排场。那记者有个18岁的女儿在上海读大学,他想将女儿送到澳大利亚去,但却担心女儿接触了外界事物会忘了华人的传统中国价值观,于是我们聊了一个中午,关于中国传统的思想观念,包括一个西化的人对于结不结婚生不生小孩的看法。这顿饭可能要上百块钱,记者说,这顿饭可不是我私人人请的,是公安局请的,我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你来了,于是他们就订了这儿,是他们结的帐。我轻轻叹息,这就是我们到中国后的交流方式,凡事都在饭桌上谈,要求,不满,都在饭桌上酒席中解决,然后用老百姓的钱来结账。

景德镇是国际上著名的瓷都。小谭托我买了一些瓷器,后来校长说我们学校也想送我们一人一套茶具,推了又推也推不掉,我自己则买了两只茶杯。

回到鸣山后原本以为可以直接回学校吃晚餐,哪知校长又留我在鸣山吃晚餐这几天真的吃饭吃到怕,觉得自己不停地在进餐一样。晚餐时候终于进入了正题,江校长问,现在你们可清楚我们学校的要求了?我说你要电脑是吧?他说若电脑太贵,电视机和VCD机也行,因为学校课本的配套上都有VCD教材,只是因为没有设备,所以从来都没能好好用上。我解释了我们的状况,队伍的首要下乡目的和宗旨,但还是表示他的要求将会被呈上去,由于这个组织本身没有资金,而且下来之前我们根本不晓得学校的情况与需求,呈上去后上头会按各个学校的情况打算,明年会有下一批的学生过来。江校长这一招算是拿我开刀,他一直以为我们会送上一台电脑,几天前他看还是毫无动静后已经屡屡向我们暗示,直到今日他大概只要一个人来确定和传达他的想法。

他说,普遍上老百姓和老师们都是失望的,不只失望,是非常失望。因为他们想象我们会改造学校很多,尤其是当队长一开始就说我们有一笔资金可以调动时,结果上面只发下来800块,粉刷了地板墙壁增添了一点图书后也差不多了,而老师们竟然还在等待彩色电视和VCD机。他还说,昨天下午当王老师将‘梦想图书馆’拿到办公室去时,老师们笑说那‘馆’字应该改为‘架’字,因为图书架是空荡荡的,而我们竟然还想添购新书架。虽然被奚落,我还是为我们给大家带来的期望落空感到难过。这一趟我们过来学校花了一些钱补路和装了一支电风扇,虽然说我们离开后最后收益的人还是他们自己,毕竟他们也为此凑钱和忙了一会儿,连教师里我们盖的被褥和床都是村民暂时借出来的,虽然知道他们还是有办法将凑钱补路装风扇的费用报上去,但我仍然感激他们,而且愧疚于无法给他们任何(物质上)的东西/收获,还有对他们的希望落空,我深深感到抱歉。

那晚胡校长载我回学校。我问胡校长,老师们真的是失望吗?他不以为然地说,失望是有的,因为他们不明白这个工作是长期性质的,但我本身更失望的是,你们逗留的时间太短啦。我真的对不起,没有为你们带来什么,真的很惭愧。胡校长说,小施,明天我们要合照,而且要独照,那明年别的人来时我就可以让他们看你曾来过。我坐在摩多车后座,摩多车奔驰在黑漆漆的乡间小路上,我们说话要用喊的,脚边的两旁掠过稻草或茅草,凉凉的夜风迎面吹来,我眼中湿湿的。

胡校长是这一趟路以来我要特别感谢的人,我知道他对我特别好。只是‘明年会有别人来’只是缓兵之计,只对我们认为可以做长期贡献的村落有效,这儿,恐怕不行。回到学校后小谭递给我王老师送的记事本。天啊,顿时觉得自己不能被原谅,那么多人对我们那么好,而我们又为他们做了些什么。

晚上入睡前我和小龚说,我有点舍不得呢。好多人问我还会回来吗?我说会的,有一天当我再到中国来时我一定会回来的,你们就和我的老师一样,教导了我许许多多,我深深深深感激你们。

我感谢生命给我的一切,一切的际遇,一切的缘分,一切的悲欢离合。
Namaskar,请受我深深的虔诚的祝福。

Thursday, July 17, 2008

梦想行动_路过夏天: 城市人惊觉日子

14/6/05 星期二

过了这么多天,今天终于有机会在乐平市给家里的母亲打电话,电话一通听见母亲从话筒另一端传来的声音,感觉非常舒服。原来有根的感觉那么好,有人等待的感觉那么好,有人牵挂那么好,感谢上天待我那么好。下午又有机会上网吧,更开心了。自己毕竟还是一个典型的城市人,一通电话,几十分钟的上网竟能让我整天都亮了起来。呵呵。

中午在龚老师家吃午饭,吃得非常丰富,也非常好吃。学校内里的伙食吃了那么久,虽然又油又咸,来来去去都是花生土豆青菜稀粥,好几天可能才有机会碰上一点猪肉,几日下来倒消瘦不少,只是就算再怎么不好我们都还天天拼命在赞,嗯好吃好吃,礼貌上的例行公事。


下午我们一伙人到乐平市去添了好几百本的图书,又买了辆自行车给胡芬,她是村里唯一一个没有自行车的女孩,每天要步行30-40分钟到学校。小龚、小谭及可夫出于恻隐之心合资了那辆自行车。

过后我们还参观了乐平中学。乐平中学是重点中学,校园非常大非常漂亮,附近成绩好的学生都在这所学校念书。我们坐在会议室里交流,后来老师还叫来一个高一生,89年出世,女孩的母亲刚因病血症去世,女孩拼命想退学打工,但因为她成绩不错,经费等问题学校愿意帮她解决。女孩就坐在那里低着头,老师要我们给她一点鼓励,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有队长在说。


晚餐龚老师和乐平的校长及老师们又请我们到餐馆去吃饭。我们真的不好意思到极点,我们什么都没帮他们办,他们却如此客气。因为不想平白受惠,大伙一直在门外推来推去,门外又围了一大堆人在看可夫,搞得非常尴尬。可夫一个下午在乐平可是引起骚动呢,好多学生都被他吓着,要不就喊巨人巨人,或美国人美国人。我奇怪如果是我我可能将他认为是非洲人多过于美国人。查问下龚老师说,这儿的人其实就将外国人等同于美国人。

今天最让我震惊的事莫过于看见一个89年出世的高一生了,这是我第一次如此深切地感受自己年龄的重量,看到一个小我十岁的人不是小孩子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是震惊。

Wednesday, July 16, 2008

梦想行动_路过夏天: 人生目标

13/6/05 星期一

三天后我们就要离开,离愁和失落一样的多。队长问我,有没有舍不得,我说没呢,离开后你就开始怀念,留下你就开始憎恨。他说怎么没呢,我说那你就留下吧,弄得他哑口无言。而失落的是,我们几乎没有给小朋友带来任何东西,除了梦想行动目标之一的图书室,至于它的流传的可能性、普及性和需求有多少到哪里,除了尽量抱着乐观的态度,究竟无法考究。

今天一大早和小谭到石下村去造访石下的诊所,那时她论文的一项。这儿诊所的医生通常都没正式上过大学,只在江西医学院接受培训两年,有些甚至连培训都没接受过,只是去买医学证件就可行医。村里的政府官员叫程家大队,管理附近的十几个自然村。所谓的自然村,就是没有计划的,自自然然形成的村落。问起诊所的医生这村里有没有计划生育。有,程家大队管,在村里,一个女人生了第一个儿子后就不许再生,若再生要被罚款的,罚款的数额就依据家里的经济状况来决定。像朱仓,就是被她母亲偷偷产下来的,因为在仓里出世,所以命名朱仓。我们好奇,可是这么多自然村,偷生一个两个怎么管得来?村里的妇女每个月都得去检查子宫环,一不来就晓得是怀孕了。


石下村大概有200户人家,3家商店,2家诊所。我们在路上碰到一个卖菜的男人,也卖泥鳅。他之前知道我们一伙人到小学住下后到过学校给我们送萝卜和苦瓜,今天还向我们拿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一天发达了,要来找我们。


随着图书室的完成,日子也比较轻松了。今天下午午睡到两点半才醒,醒后也没干什么,和可夫聊了一些他美国的事,说起他是个从海地来的医生,母亲来自St. Vincent,聊到海地的政治情况非常糟,聊到美国种族歧视的问题,后来石老师进来要我们将拍好的照片放进他的MP3内,我们的谈话就此打住。

下午和王老师聊了一阵,他投诉脚疼,还有他全身都是病的老伴。我问看医生了吗?他说没有。那怎么办?他笑笑,没有办。那天队长还说农民最大的利益就是平均寿命比城里的人来得长,因为他们有劳动的原故,王老师听过后却笑说劳动与健康是不成比例的,笑里拖着长长的无奈。因为我常嚷着说想下田走走,原本他说今天想办法让我到田里去尝一尝插秧的滋味,但昨天孩子们说田里都是蚂蟥,我听了心里都起鸡皮疙瘩,胆怯得不敢再说起。


晚上胡校长和金老师值班,像往常一样,吃了晚饭后他们都到我们房里闲聊。

“ 我的人生目的是结婚生小孩”,忘了那时我们在乱掰些什么,但当我从队长口中听见这句话时确实呆了一下。

胡校长听队长这么说后仿佛有人站在同一阵线撑腰,立刻尾随说“没错没错,我个人认为呐,生越多孩子越好。如果不是政府管制,我可要生七个八个。人生的目的不外结婚生孩子,这是对的”。

“天啊!那如果你生了个女儿但你女儿不想嫁人,这样可以吗?”我问。

“女儿不想嫁人?那不可能。”

“那如果女儿没人要呢?”
“如果身上有缺陷,那算了,我自己养。如果身上没缺陷,一定是太丑了没人要,不然就是脾气太坏,不然不可能没人要的。尤其像你们这些读了书的,更应该生十个八个,那些农民生少一点也算了。。”

哇哈哈,我和小龚笑到扑倒在床上。

即使是农村,娶媳妇也不便宜,草草都要八至十万块。胡校长家里有钱,所以他媳妇就自然对他有要求,花了十万帮儿子娶新娘。女儿也嫁人了,二十几岁,学医的。

“难道父母那么辛苦将女儿养大让她受教育就是为了让她嫁人?”我们纳罕。

“是的,我女儿嫁到福建去了。其实我是希望女儿能嫁给附近的人的。我们有什么好求的,不过是希望老来可以到儿子女儿家去吃一顿饭,养倒不必他们养。”

“会重男轻女吗?”也许仍然觉得华人多多少少会有封建思想,根深蒂固。

“那时我女儿和那个在福建的男生谈恋爱时我全家到福建花了大把大把的钞票要把她拉回家,我自己就掉了好多好多眼泪。所以嘛,如果说我对女儿的爱没有对儿子爱那么深是不对的。”

队长打岔说,以后他至少要生两个孩子。我问,若都是女儿呢?他说不要紧,反正最好就是两个,一个太寂寞了。于是小龚打趣地说,最好就是男生可以自己生小孩!哈哈。

看着胡校长,这个典型的父亲,想起队长下午给我说的一个笑话:

上帝创造了一个人,一只驴和一条狗。祂把人叫来,给你三十年命好吗?人说,太短了。祂把驴叫来,给你三十年命好吗?驴说,太长了,我只要十年。于是上帝把多余的二十年命给了人。上帝之后把狗叫来,给你三十年命好吗?太长了,我只要十五年。于是上帝又将剩余的十五年给了人。结果人开始的三十年是为自己活的,后二十年是为驴活的,最后十五年是为狗活的。恰恰贴切地描绘了父母亲为下一代劳碌的一生。

后来还开玩笑地告诉胡校长说我念了二十二年的书,把一生中最漂亮的青春都荒废在课本上教室里。我记得我毫不犹豫地用了‘荒废’这两个字,怎料小谭一边用电脑输入日誌一边不以为然地说,‘谁不是’,害我差点为我们共同逝去的苍白或无力璀璨的岁月难过得掉眼泪。

再过几天就离开这儿了,我知道所有事情都会在离开后只剩下依稀的记忆,所有的波涛骇浪终究只是后日脑里一瞬间的云淡风轻,然后我会很努力的在那个我极力逃避却避无可避的世界里努力生活。我需要努力生活。

(我可以看见一个全新的你吗?我期待着。)

就要离开了,突然察觉所有的不满和偏见经过时间的筛选,只剩下笑和眷念。

Tuesday, July 15, 2008

Packing List

Essentials
passport
ATM Card x 2
credit card
international student card
international driving license
diving license
copy of ic (spore and msia)
copy of passport
copy of birthcert
copy of credit card
100 cash in usd for emergency

Electronics
camera + lens + SD card 4G
camera charger + battery
card reader
extra SD card 2G
laptop
laptop battery + cable
portable hard disk
handphone
handphone charger
adapter
tripod
battery charger
rechargeable battery AAx2, AAAx3
mp3 player
water boiler
head lamp
lens cleaning kit

Clothes
shirt x 6
long pants x 3
short pant x 1
bra x 3
underwear x 3
cap
scarf
jacket
sandals
boots
gloves
swimming costume
goggles
socks x 3
sarong

Toiletries
toilet paper
wet tissue
shampoo
body shampoo
facial wash
lotion
sun block
toothbrush
toothpaste
tooth floss
washing powder
body powder
big tower
small tower
mirror
comb
lip balm
sanitary pad, tampon
shaver
cotton buds

Miscellaneous 1
whistle
compass
thermometer - weather
watch
plastic bags
ziplock bags
water bottle
extra photo x 10
lock + key x2
earplug
hair band
rubber band
extra spec
money bag
contact lens
day pack
sleeping bag
poncho x 2
umbrella
cloth to wipe glasses
inflatable pillow
water stopper

Miscellaneous 2
jack knife
lighter
penknife
fingernail clip
needles, strips
screwdriver
matches
candle
fork
spoon
container
safety pin big x 3, small x2
alarm

Miscellaneous 3
medicine - panadol/ charcoal
thermometer
insect repellant
plasters

Miscellaneous 4
guidebook
language book
2 reading books
notepad
pen

Monday, July 14, 2008

北上之行

两天前突然来劲,开始计划行程。为了配合天气,一切看来非常匆促。原想一路北上中国,但基于奥运的原因,怕签证批不下来,于是决定先到缅甸一趟,待九月再进中国。虽然也知道缅甸现在是雨季,希望仰光以北的曼德勒,巴甘,莱茵湖天气良好,能够拍到好风景。

九月过后从泰国进入老挝,再从老挝进入云南。没想在云南四川待太长的时间,其实只为了循陆路走川藏线进拉萨,不敢花太多时间在云南四川,担心太迟入藏会遇上大雪封路。西藏待一个月左右吧,十一月进入尼泊尔。

因为体质不御寒,担心遇上太低的气温自己受不了,所以感觉上猛在避开寒冬。现在希望的是八月在曼谷可以顺利办到缅甸和中国的签证,一切就确定了些。如果九月份中国签证仍然不批的话,行程可能就要大变了。

会陆续将行程的细节放上来,在任何一个部分如果有兴趣同行,可以让我知道。

August:
- travel from Penang to Bangkok by train/ bus
- get Myanmar visa and China visa
- hang around Bangkok for few days
- fly from Bangkok to Yangon
- stay in Myanmar for a month, check the drafted route

September:
- fly back to Bangkok
- travel north to Chiang Rai
- take bus from Chiang Rai to Chiang Khong – crossing point between Thailand and Laos
- Chiang Khong to Huay Xai, Laos by boat
- Get to Luang NamTha, where from there, travel north to Boten, border crossing between Laos and China.
- Cross over to Mengla, Yunnan in China

梦想行动_路过夏天: 传言

12/6/05 星期日

昨晚到王老师家时晓敏的爸爸说希望她能读好书,随便进什么大学,不必太好的,然后嫁个好丈夫。我瞪大眼,原来读书进大学是为了嫁个好丈夫?她父亲说当然啊,若不读好书就只能嫁给农村的人。我是不是该赞他有见地。我们总以为读好书是为了寻一份好差事摆脱农村的贫困,原来读好书是为了嫁一个寻得一份好差事的丈夫,这个逻辑对我陌生,男尊女卑的观念仍然让人沮丧。

村里的消息传得和风一样快。小谭那时在王璐家听了她的故事掉眼泪的事今天下午从大妈口中传出来。大妈说是余老师告诉她的,可余老师当天并不在场。村里的消息传得和风一样快,谁是谁的谁,哪个是疯子,谁是被偷偷生下来的,谁到谁的家偷汉子,都在口耳中相传甚远。村里的事就是这样。

因为是星期天,今天早上来学校的学生不多,一班可能就只来了一半。那也好,省得大呼小叫应付不来。下午办了绘画比赛,只有四年级和五年级的学生参加。四一班的学生不懂怎么搞的没有分到彩色笔,在时间到后赌气地在小龚面前把画一分为二。Bingo!小龚气得说不出话。这里的孩子情绪的表现非常极端,不善于沟通,不满时大力拍门喊叫,不无平常。

下午拔河比赛,五一班对五二班。五一班输了,一个男生走过来,啪一声甩了对面五二班的女生一个巴掌,女生哇一声哭了起来。我们吓了一跳,呆若木鸡。





更下午的时候,我和孩子们赛单车,施伟健,俨忠煌,老鼠,尿片等,玩得不亦乐乎。



那时天空湛蓝。


Go north, first stop: Myanmar


My going north trip starts from traveling from Penang to Bangkok.
Intend to apply for Myanmar visa in Bangkok. If everything goes smooth, will fly into Yangon, Myanmar on the 7th of August.

Due to the raining season, 28days visa is just nice to cover some main attraction (rain + road condition + long travel distance), no chance for off the beaten track.

Below is the tentative route drafted after 2 days sitting in front of the computer..

Yangon(2D) - Bagan(3D) - Mandalay(4D) - Hsipaw(3D) - Taungyi(2D) - Inle(3D) - Yangon(1D) - Kyaiktiyo(2D) - Yangon(2D)

*Will include Mingun, Sagaing and Amarapura as side trip in Mandalay.

*Some of the places such as Mrauk U, Kyaing Tong, Putao are finally dropped due to too much effort to get there (e.g. to get to Mrauk U from Bagan, need to travel from Bagan - Pyay - Taungkok - Sittwe - Mrauk U)

Sunday, July 13, 2008

梦想行动_路过夏天: 端午节

11/6/05 星期六

今天端午节。昨晚忘了写日记。不是忘了,而是没能写,因为累过头了。

昨天下午开放了图书室给二、三、四年级的学生。除了二年级的学生蹦来跳去实在管不来之外,三、四年级的学生都还好,可以安静地坐下看书。王老师下午还在黑板上写了个‘静’字。这么多天来这么多老师当中,王老师是其中最尽心尽力的,他话说得少忙却帮得多,他是因为什么信念那么信任我们,那种笃实和行动上的支持让人着实感动。




下午鸣山小学的老师又来探望我们了。后来他们知道我们没到周围去玩过时说,工作归工作,应该适量地游玩。嗯,现在想来也对,因为图书室已经完成,这几天的工作已经轻松下来,自己也散慢下来了。

昨晚村委会的人来邀请我们共进晚餐,当然避免不了被劝酒了。这还是我第一次见识中国人喝酒的本事,酒不是一瓶一瓶开,而是一箱一箱地开。昨晚的菜色非常丰富,有牛肉,猪肉,田鸡,黄鳝,田螺,菜,野蘑菇汤,茄子,村委会的人一个一个过来敬酒,喝过了又得回敬,那么一来一往喝了不少。吃完饭后还到餐厅的楼上唱卡拉OK,那种感觉非常怪异,像我们在陪客一样,觉得所有东西都是典型中国的,劝酒,劝唱,都是文化。我坐在门外的露台避开室内的滑稽,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望向夜空,祝自己生日快乐。后来又让队长知道了是我生日,于是大伙回去后在邋遢的房里为我唱了首生日歌,可夫用打火机当蜡烛,让我许了个愿。昨晚我喝多了,闭上眼有想吐的感觉,匆匆忙忙就睡去了。


隔天一早天还没亮就觉得有人在房内不停走来走去,外面下着雨天气可凉呐,六点多小龚和可夫急急电召石背医院,到医院吊点滴去了。基于他们菜色不适没吃几口,空腹喝酒,加上胃不好,昨晚下大雨又冷到了,于是就闹胃痛。我们到医院看他俩时他们的脸色苍白得像纸一样,真是多灾多难。


今天是端午节,我们原本就说好端午节要到王老师家-杨范去玩,小龚和可夫吊完点滴也到杨范去和我们会合。今天下了一整天的雨,午饭后王老师带我们到附近的树林去,林里都是檀树,树上都是白鹭。树林里处处是白鹭的鸟蛋,还有未成年的,被风吹落地的鸟宝宝,有些还活着,有些已经死了,死了的白鹭上有好多尸虫在钻食尸体。


黄昏的活动是和孩子们到池塘里钓龙虾,这儿的稻田中湖里都有淡水龙虾,用龙虾肉作饵,轻易就能钓上。我和一个叫彭广号的小孩一块儿到较远的池塘去钓,三两下就有好几只大龙虾上钓,算是略有成绩。只是最终没有机会吃到,不知道那是什么味儿呢?


王老师算是老师中比较正直诚恳的,字写得好,会画画,脾气也好。这顿饭大家都吃得开心,没有不停的敬酒劝吃,非常文明。花絮是,今天在王老师家我们又见识了一个‘经典’的厕所。可夫从厕所里出来,小谭问,how was the toilet?可夫幽默地说,chicken noodle soup。我三八跑进去用厕所,看见那些蛆就在水面上漂晃,闪亮亮的,赞叹可夫创意十足,形容得再贴切不过。



今天是端午节。在乐平这个地方端午节是吃包子,饺子及粽子的。这几天都在吃这些。今早吃了包子,到王老师家又吃了饺子,他们的饺子和我们常吃的饺子不同,是用一种树叶包起来的。幼稚园的吴老师还给我们煮了鸡蛋汤,(好温暖)很好吃,只可惜因为担心肚子不舒服受不了腥,我只吃了一个。


明天是星期日,图书馆还要照常运行,下午还得进行绘画比赛及拔河比赛,日子还是踏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