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7, 2009

A good day

27/2/09 D207 W30

Stopped for a cup of coffee after 3-4km walk with my big pack to find a GH called Sunrise, which I have agreed to help someone getting back her glasses. I ended up walked from the northern tip of the island to the southern tip.

When I was sipping my coffee, 2 koreans that I met on the boat were there too and one of them is holding the Japanese fortune telling card.

Let me fortune tell your day.
OK, only today?
Yes, if you want to tell the future, it is charged.

He asked me to shuffle a pile of cards with flowers. He arranged the cards into some formation. He observed the formation and chosed 3 cards out of it.

1. Today is a lucky day for you.
2. You will hear good news.
3. and have some alchohol.

That's why I am here in front of the internet, to check if there is good news for me.. but nothing special, and I got to pay 400kips per minute for the internet, more expensive than anywhere else. arh.. what a good day..

In fact I was dropped half way on the street from Champasak to Ban Nakasang. The conductor told me 'yes we are going to Ban Nakasang', but half the way he dropped me in no where saying 'no we are not going', leaving me shouting and cursing on the street. Bloody hell.

I wish I know more bad words in english.. Well met a Malay Malaysian today staying in the same GH as me, he has been traveled for some time, rare to see Malay traveling..

Okie till next time.. got to stop now and look for coffee.. too much MSG in LAO noodle making me thirsty!

1dollar = 8450kips

Sunday, February 22, 2009

流浪集-舒国治

21/2/09 Day 201 Week 29

临离开的前一天没事做在家睡觉,家里的客人Mimi在看完报纸后问,喂你醒来了没有,我很闷啊,结果两人跑到Gurney Plaza的大众书局看书。在大众耗时间对我来说是件易事,随手一翻,舒国治流浪集,一个下午就这样过去了。

喜欢这本书,不只因为作者的文字漂亮直接,更因为作者流浪的精髓正宗,不刻意不强求,不管昨日明朝,无尽的空空如也。写到这里,突然就想起那句话--无事忙中老,空里有苦笑。

这次的出发比之前有更多的不舍,原谅我没有办法说出归期,如果会再见的,自然会再见。祝诸事安好。

Saturday, February 21, 2009

Shall I bring my Laptop?


The combination of the result is beautiful :) Thank you for the respond!

Thursday, February 19, 2009

Slumdog Millionaire

没有时间为Slumdog Millionaire写太多,但真的是一部好看的电影,不要错过。

Wednesday, February 18, 2009

一程山水一程天

2/8/2009 Day 198 Week 29

这个周末离家,行装简便,值钱的不过相机。这次出门的心情和上几次的很不一样,差别无法确切列出,但也许是因为两天前的事故。

两天前因为一件不足挂齿的小事抓狂,事出没有因但悲从中来,继父亲过世了十个年头后在房里用丧父似的凄厉哭声不停的在哀号呼喊,当中之悲切自己也为之震惊,没有人包括我自己可以给事件一个合理的解释。

也许是预兆,我如此想。第二天,平静地接受了前一天的情绪崩溃,还是要出门的,只是这回感觉真的不同。

***********************************************************

凡事都等到最后一刻是改不来的坏习惯,昨天一整天奔忙,把相机送去清洗,到银行弄转账事宜,买锁头和簿子,找没有耳朵又不传热又不会破的杯子,拍半身照,修理手表,……

弄完一切后回家还打扫房间,整理桌面,收拾行李…皆因Mimi明天到访寒舍,不然我实在懒得那么早准备,叫做死性不改。

***********************************************************

打理到最后发现这张画着亚洲地图的纸,当时还在国大求学。仔细望着那一点一点渴望停留的地方,那时多少个夜晚挑灯做了多少资料搜集,当下除了那份情怀,只剩不切实际。


***********************************************************

不带手提电脑是多番挣扎后的决定,顾虑到这次行程之长短,一路多人房的住宿比单人房多,而在多人房内私人物品少有保障,旅途间中需要徒步跋涉的可能性,实用性等。最让我放不下的,是有电脑的话自己可以每天做记录,用写的话总是涂涂改改,这个那个字忘了怎样写,诸多阻碍。放弃的关键原因,决定带上总是容易,决定放弃太难。

也好,可以强逼自己笔耕。听来孤注一掷。

倒是带了硬碟上路,拍照即使只是为了照相的欲望,过后未必有闲情机会重看,终究要找个地方收下。

难怪有痛苦,还是有执着。

***********************************************************

这次带了三顶帽子。那顶我已经厌倦了的鸭舌帽,至少可以遮太阳;那顶我很喜欢的小二帽,没有办法遮太阳,通常无用帽之地;寒帽,御寒。

***********************************************************

几本书,志敏寄来的百元千元游中国,多年前买的老挝孤独星球,Nikon D80使用指南,发黄了的Brad Newsham的Take Me with You,口袋英文词典,学泰语口袋书,崭新的记事本,一本随身携带的口袋小簿子。

***********************************************************

一个衣架两个衣夹。衣架用来晒衣服,衣夹可以夹住飘来飘去的窗帘布。

***********************************************************

两个锁一条锁链。两个锁头锁住大小背包,一条锁链将背包拴在固定的柱子或床脚。

***********************************************************

一个大容器一个小杯子。大容器用来煮水煮面小杯子用来泡咖啡。

***********************************************************

一件雨衣一件既丢雨衣一把雨伞。既丢雨衣用来包裹背包,雨衣防水自己穿。如果爬山,风不大,雨伞要比雨衣来得实用。

***********************************************************

很多很多的护照拷贝,很多很多的防湿纸袋。

***********************************************************

在过去的那些梦里
水也是这样流逝的
这样的灯火
如同繁星
如同你姗姗来时
节日空中的烟火

我并没有留恋
在晚班的火车过后
月台上的时钟
无论急迫
或是迟缓
必然是在下一个黎明之前
已无乘客了,所以
既毋需告别
也不用等待相见

以前读蒋勋的逝水,总是最喜欢最后四句

如果我腼腆微笑
那是因为生命美好
而你给我的
此生也无以为报

波澜壮烈,至死不渝。无意中却揭露多年后仍深藏记忆的,竟然是 ‘在许多过去的梦里,水也是这样流逝的’。

Monday, February 16, 2009

故人

凌晨回家不知道为什么在摩多上哼起了梁文福的〈紫竹吹新调〉,在静静的夜,听起来仍然窝心。梁文福是年少轻狂时最喜欢的歌手,那些曾经一块儿疯的自然知道什么意思。那个墙与梯的故事中,被时光移去的小孩不复存在,21个梦里的猫也早已老去。以前常常耿耿于怀在岛国的几年终究没有见上文福一面,其实见于不见前世因果经已注定,又何须介怀;也还好不曾见上,他在我心目中才成了永远的才子诗人。

在youtube找不到〈紫竹吹新调〉,听一听〈对来做什么〉吧,也许你会有感想;〈写一首歌给你〉却仍然深深感动着我。



Sunday, February 15, 2009

闲聊

背景:MSN的标题-- 我有一个梦

Y: 什么梦?

T: 大马各族不分彼此的梦。

Y: 嗯...

T: 我听厌了华人批评马来人。 我没有马来朋友,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在批评华人, 你有马来朋友,不如你告诉我真相。

Y: 我的马来朋友,没有说过华人的坏话。也许不好意思吧。
记得马来人说的话,tak kenal maka tak cinta, 其实说得很真。

T: 我的印象中马来人是很平和的人。

Y: 嗯。。大多数来自甘榜的典型马来人。

T: 近来不停在旅途中听见国外的洋人告诉我大马的问题,大马华人的问题。

Y: 负面的吗?

T: 都是他们从他们华裔朋友口中听来的,非常负面,但我觉得很大程度上是被媒体和政治家误导。

Y: 说大马华人被边缘化吗?

T: 对,说大马华人被边缘化,但我们也知道真正受益的是谁,并非最需要帮助的马来人,而是裙党。
比如我从不讨厌马来人,但却有朋友从没和马来人交过朋友,但竟然讨厌马来人。
我无法理解。

Y: 嗯。

T: 我觉得先是我们自己不够客观,无端成为政治武器还不自知,然后将情形论七八糟的跟别人讲。

Y: 哈哈哈。。。对咯。。
我也有朋友歧视马来人,但他们通常不愿意和马来人做朋友。

T: 这些人很奇怪,偏激。

Y: 因为缺少科学精神啊...

T: 害我一直跟别人解释,但没有人真正相信我,每个人总相信比较精彩的种族阴谋论。

Y: 哈哈哈。。。。
如你所说,不够客观。

T: 非常气馁。
尤其是独中生或长期不在大马的人,无端中伤国家,全因为媒体和政治家的言论。
后来还是一直有人说其实马来人很讨厌华人,搞到我真的很迷茫。

Y: 当人习惯被欺骗,他们宁愿相信谎言。
很多马来人很穷。也有很多华人,印度人,土著也很穷。
但是不管是国阵或民联,都没有真正照顾到人民。

T: 对,没有政党真正关心人民

Y: 其实华社本身充满各种问题。

T: 华社这种悲情主义,整天认为人家欠他。

Y:看看我们的代议士在国会讨论什么就知道了。

T: 我的梦遥遥无期。

Y: 不容易实现的梦。再来一个50年也未必有。

T: 以我们这样的智商,一百年也未必足够

Y: 哈哈哈...
有时华人自己也很狭窄。

T: 人民又很无助,像没手没脚,什么都做不了。
也没有足够的知识知道可以怎样做

Y: 因为我们的教育系统本身就是洗脑工具,而教育,是建国之本。
今天的局面,算是50年来的“努力”成果吧。

T: 你是老师叻,做一点事吧, 或者教我做一点事吧。

Y: 看过一本讲述芬兰教育第一的书,里面有一句话相当重要
教给学生不同的观点,太重要了。
但是我们的历史,从来没有不同的观点。
我们的教育,也从来不曾离开政治。
因为,政府决定了国家的教育。
我们的老师,华校和国民型学校的老师,多少存在许多差异。
我们华社的教育,多少也存在浓厚的功力和精英主义。

T: 我们这一代又一代被培养成奉承政府的工具。
你看多少人不想谈,不敢谈,不愿谈。
事不关己之余,大家觉得无力改变,也莫需浪费时间。

Y: 我们的政治让大家太气馁。

T: 看到今天的局面,我甚至放弃了翻阅报纸,然后希望自己可以尽快离开。
都是消极对待的方法。

Y: 你看出来竞选的,有时真得让人无法不怀疑他们的动机

T: 而宪法中又没有一个途径让人民否定竞选的人
很惨。

Y: 机会只有5年一次,哈哈...
其实人民很希望看到改变,也愿意改变,不然民联怎么可能会形成。

T: 惨就惨在两头皆无曙光

Y: 可惜,民联很嫩,而且参差不齐,不少带有自己的隐性议程。

T: 对,而且隐性议程随时是计时炸弹

T: 对。很自私的。

Y: 其实,我们的人民还蛮容易被煽动的。
jangan cabar kedaulatan melayu这句话说得多重,在学校都是这样的了。

T: 是因为大家已经被训练成畏惧政权的原因,让政客说这句话说上瘾

Y: 就是...最讨厌他们博宣传的样子。

T: 造成大家相互敌视也是因为这样,好像大家随随便便就可以推翻所有马来特权一样

Y: 对咯。其实要推的,还不是他们自己人。
华人印度人加起来都不够他们人多啊

T: 幼稚也可笑,但很多人却愿意被煽动
马来人听到气愤,其他种族也气愤.

Y: 对咯。。

T: 我每次在想为什么马来西亚的政府想要分裂人民多过于团结人民,也许人民团结了他们的肮脏事就备受关注

Y: 唉。。。说穿了,还不是为了公平两个字。

T: 其实老实说我从来没有觉得大马的各民族非常强烈的感受不公平,不公平确实存在,但他会痛是因为政客在炒

Y: 如果处事公正,人民没有怨气,只有和气,怎么可能还会互相仇视。

T: 比各族公不公平来得更严重的是贪污及朋党
这才是吸掉所有人民的钱的地方
倒不是多数去了马来人那边少数留给其他的

Y: 还有,政府公务员,也是拖垮国家的地方。

T: 如果代议士没有素质,如何传达民意,如何修证宪法
各族的资源公不公平对我来说倒是其次

Y: 你这句话说得很对,我也是很质疑,仿佛什么人都可以出来竞选。

T: 你听他们讲的话,好像没有经过大脑的负气话,恐吓,煽动,居心叵测
什么出身的人说什么话,流氓永远装不成绅士

Y: 哈哈哈哈,,你说得太好了!!!
资源公不公平,并不是建立在种族分别上,而是需要的程度。弱势的,又没有获得公平的对待,才是应该公平的地方。

T: 对对!弱势的,又没有获得公平的对待,才是应该公平的地方。
不如我俩去竞选咯!哈哈

Y: 哈哈哈...

T: 可是我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为两百万所动。。嘿嘿

Y: 不是满腔热血就可以。
唉...你看许月凤,之前那里听说过这个人。

T: 是咯

Y: 他会赢,还不是因为人家投火箭。

T: 真是平地一声雷

Y: 对咯...她的能力,其实让我很质疑。好像没有什么服务纪录的。

T: 还那么厚脸皮。其实做下去还有什么意思,乡亲父老都在他家丢鸡蛋了

Y: 对咯...华人自己弄到这样,很难看。
林冠英还骂她是吴三桂,还不是自己选出来的人。

T: 我还奇怪一件事,那些这里那里的一员整天忙着应付变天补选助选出席党的讲座,到底他们有没有在做工

Y: 哈哈哈哈哈哈...你说咧!
一直在做工那种,很少媒体报道的啦。
因为忙着做工,哪里有空见记者。

T: 我还问我妈为什么每个人跑去助选,他们领薪水的哩,竟然假公济私

Y: 哈哈哈。。。为了党。党赢了,才能保住饭碗。

T: 还有一个林思年,说自己不能保证会不会跳槽,我也不知道他是谁,突然跑出来爆料出风头

Y: 我也没有听过。哈哈哈哈哈...

T: 那里有这样没有道德的人的,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伤害自己极深?
明显是为了私利.


断线,闲聊终止。

Saturday, February 14, 2009

我的第一个CS活动

14/02/09 Sat
Day 194 | Week 28 | Month 7

今天一大早就起床,约了Couchsurfing的两个成员去爬Bukit Jambul山。说真的,当了几十年槟城人竟然没有爬过这座山,人家听了也不信。其中一位女生来自瓜丁,之前在槟岛工作,已经离职一年半四处游走,过得逍遥自在,我向她取经,那么多人问你在做什么你怎么回答?这是我一停下来最大的烦恼,几乎大家都在问你在做什么,还要去哪里,还要去多久,有什么打算,几时要停下来,花了多少钱,去了多久,家里有没有人反对,路上怕不怕。。。答不完的问题,重复了又重复。她说,就说休息咯。

在路上也需要答这一连串的问题,时间过去后你发现旅人的话题几乎都是反反复复围绕在这几个问题上,在路上停留了多久,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还会呆多久。。。双方不厌其烦的对答,像是应征时准备好的答案,几次过后形同公式,失去惊喜,令人厌烦;但这仿佛是旅程的一部分,我们答了又答说了又说,一有新面孔,一齐坐下来,就要重复一遍。而这些公式化的问题与其说是关心,不如说是出于比较,或窥探的好奇心,对双方都没有正面价值意义。

另一位同行的朋友来自法国,在法国变卖所有资产后出游,在印度遇见这女生,从此被卡在大马。男生从法国一路couchsurf到大马,竟然都没有入住过酒店!

爬完Bukit Jambul我们结伴到机场附近远富盛名的烤面包咖啡店吃早餐,听闻已久,面包吃起来不过如此,咖啡倒是好喝,还有离开新加坡后就没有吃过的半生熟鸡蛋。这个早上陡峭的上山路,山上浅浅的谈,久违的传统早餐,极为写意。

变天乱象挖蛙哇!

13/02/09 Fri
Day 193 | Week 28 | Month 7

变天乱象挖!晚上出席了这场讲座,主讲人黄文强,黄进发,黄伟益。

霹雳变天,原来大马人民没有漠不关心,民主制度受挑战,波及全民。身为小市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既无奈也深感无助。一是国政的把戏这回赤裸裸明明白白,如果说没有牵涉金钱权力的手段实在不合逻辑;另一方面又不支持民联,两方都是伪君子,比谁比较假比较会掰,两边都让人看不下去,却又不知道怎么办。

黄文强就指出邻国菲律宾印尼泰国的历史,政权只有被人民推翻,没听过被跳槽推倒的,低级的夺权手法,没有民主可言。人民可以做什么,怎样做,散场后我还是和来的时候一样,不知道。

现场几个民意调查的问题耐人寻味,大意如下:
1.你赞成916事件吗?
2. 霹雳州政变是你想看到的吗?
3. 霹雳州政变后你还赞成916事件吗?
4.你赞成用跳槽来达成政变的手段吗?
5. 谁应该为这一次的变天负责?
6. 你认为马来西亚的明天会更好吗?

我是赞成916事件的,那时虽然觉得有点不妥,但为了改变和目的,手段没有真正被正视过。916过去了,没有事情发生,一棒打醒我对安华的冀望,他偶像的光环黯去,原来是另一场政治的把戏,一场骗局,把我们卷进来呼啦呼啦为他助兴喊叫,徒地成了政治中的受害者。这一部自导自演的戏他一个人呼风唤雨故作虚幻,戏演完后恰好显露了他的政治企图和手段。我摇摇头,变天不成未必是坏事,手段让人不敢恭维,只是两方都不支持的人应该怎样表达立场?

霹雳州的事件让人震惊,916过后对民联的手法质疑,而霹雳州政变看来是一场筹谋已久的阴谋,让人对大马政治心寒。去年年底我还到处问人,你怎么可以接受跳槽,难道身为选民,你不会觉得议员背叛了你?我记得那时候TK回答说,当然会觉得被背叛,但政治就是这样。如果为了个人权益那你有什么颜面当代意士,试想如果行动党赢了槟州政权后第二天和国政合并,哪一个选民脸上不是热腾腾,像找了个人来刮自己一巴掌一样,不羞怒跺脚咒骂。

谁应该为这一次的变天负责?A 纳吉 B 安华 C 苏丹
这一题我没有答,因为不会答。我想这不是一个人的责任,在事情发生后人民没有扭转乾坤的余地,是民主社会的失败。

你认为马来西亚的明天会更好吗?我没有那么乐观,五十年来多少课题我们还在原地踏步,马来西亚的明天会不会更好,那看你设下的指标高不高了。

离开之前黄进发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巫统告诉你,在接下来的二十年内他还会坐稳执政的位子,这是一个事实,你还会继续为今天的变天抗议吗?全场举手。他笑,然后说‘看来大马还是有希望’。

Friday, February 13, 2009

共乐


喜欢这张照片。大宝森节恰好遇上华人新年,加马百货公司外红彤彤的春节摆饰下印裔四布,等待着Murugan神的到来,不同的肤色语言节庆在同一片土地上相互容纳各自精彩,很多人不知道,这是大马最吸引人的地方。

半夜场

13/02/09 Fri
Day 193 | Week 28 | Month 7

灯亮时三点二十二分,我瞄了一瞄时间,凌晨。
五个观众的戏散场时剩下三个。
购票时候后几排中间的位子全都售出了,心想周日半夜场竟然也那么抢手,直到戏已经开始上演了那些位子仍然空着,我才将自己换了上去。当下想起以前有朋友说戏院内有特定的位子总是留空,是留给好兄弟坐的,不知道我今晚坐错了谁的位子。

没有人潮的广场格外空旷,最后三个刚刚离席的观众踩着暂停服务的手扶梯,鞋子和梯级摩擦啪哒啪哒响,在寂静的空间里来回迥荡。需要走过一大片停车场搭升降机到底楼,停车场三个小时前的泊车量已不复存在,现在整片停车场空荡荡的,我疾步朝升降机走去。

升降机的门在三秒之内打开,想起上来的时候几个小伙子还像顽童一样把升降机内的每层楼都按上,门一层层楼的打开,那时我白了他们一眼;这回没人把玩按钮,下到底层时不过五秒钟。底楼连平时最迟打烊的Sega Fredo也关门了,黑漆漆一片,我没有多作停留。

回家的路竟然走错了又走错,不知不觉就到了坡底,发现晚上的关仔角Mr. Pot是开二十四小时的,老夫子肉骨茶在三点半还是有顾客,洗布桥仍然灯火光明。

Thursday, February 12, 2009

只是路过:斗现代

寿板店也要斗现代!

大宝森节

02/07/09 Sat
Day 187 | Week 27 | Month 7

槟岛的大宝森节是普天同庆的日子,这么多年来除了享受大宝森节的公共假期在家懒惰之外,从来没有特地参与齐盛过。记忆中就只有那么一次的大宝森节看过信徒杠kavadi还愿,那是十几年前的放学时分,校车卡在人流当中前进不得,植物园的路因为大宝森节而严重堵塞,在暮色中信徒的队伍靠得校车那么近,从窗内看去清楚可见从左脸庞插进去的杵子从右脸庞穿出来,信徒的背上钩满一粒粒银色的小球,随着前进的步伐上下摆动。印象中也就只有那么一次,后来好像每逢大宝森节前一天学校都会提早放学让我们避开人流。也是今年才知道,原来大宝森节一共庆祝三天,每年如此,那个Hutton Lodge的掌柜说。


今年基于机缘巧合朋友到访槟岛,没有理由不带他们同欢共庆,况且许多外州和外国的旅客还特地为了大宝森节造访槟岛,我这个不称职的槟岛子民终于有机会出席共庆盛会了。不必说也知道我只能去一天,我可没有精力连续三天都参与其盛。

星期六早上好不容易爬了起床,答应友人早上十点到他们的住所接载,抵达Dato Keramat时已经是十点多了,路上干干的,时间尚早。从中路已经可以听到印度乐曲震耳欲聋,TimeSquare外的大荧幕现场直播路上的情景,Dato Keramat街人潮汹涌,印裔同胞衣着艳丽,朋友说昨晚从柔佛到槟城的长途巴士上一整车的印度人,想必人潮来自全国各地,沿路有些档子前排了长长的队伍领取免费食物饮料,每逢宗教庆典时总不乏有人布施,能给是福。



街道中间早已经堆满了椰子,椰子堆上撒满金粉,一炷炷膜拜的香火在熙来攘往的街道上袅袅升空。信徒们在各自供奉的椰堆上放上名字,其中不乏华裔信徒,男女老少,非常有特色。




摔椰子还愿的仪式会在印度神就要抵达时开始,届时整条街道会被封锁起来,市政局的挖土机蓄势待发,只等人们疯狂的砸破椰子后第一时间清理现场让神明经过。中午时分,我们在夜上海的门口看见大伙已经跃跃欲试,我问旁边那个手里拿着两粒椰子准备摔椰的人说,是不是大家都可以参与?他说照理是的。啊哈,于是我们几个纷纷向前在椰子堆上拿了粒椰子,一定要摔破,信徒说。这是我们第一次摔椰,在神明还没抵达之前不免得意洋洋地和椰子照相,丽莲拿着她的那粒椰子左摆右摆,欲罢不能。


突然间噼啪噼啪声四起,我回头看,原来大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围成一个弧形在拼命地往地上摔椰子,我吸一口气,还不由自主地向路中间跨前一步,抓着掌中的椰子使尽全力往地上摔去,噼啪一声,椰子顺势破开,四分五裂。

一眨眼的功夫,街道上布满了破开的椰子,椰水洗涤了街道,人生汹涌,闻不到椰香。摔得差不多了,挖土机和清道夫们立刻趋前将散布满地的椰壳扫到马路一旁,好让送印度神的队伍可以前进。



摔完椰子就是朝拜仪式,顿时人潮又围了过来,黑压压的一片。我爬上Trader's Hotel前的将花围起来的栏杆上,真是一副万头攒动的场面。



后来我们也纷纷趋前,婆罗门在我们额前重重地点了一点,口中念念有词,之后大家谈起,都异口同声地说接受祝福的那一刻,心中确实有感觉。


Wednesday, February 11, 2009

槟城需要一座牌楼?


槟城需要一座牌楼来显示她是一座世界文化遗产?那天在等待大使馆开门的早上在OldTown看见TheSun内的一篇报道。我并不清楚槟州政府所谓的牌楼实际上是指什么,但想起两天前在马六甲街头巷尾看到的畸景,让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对于这样高调的文化遗产标志,实在无力也无法苟同。

好好一座马六甲古城在过年期间变成了另一个样子,许多老建筑公司宗祠徒地多建了一大块大红大紫的牌匾祝贺新禧,没有贺词的也一律挂上花绿牌匾,目的不明,也许以求统一,画蛇添足,连鸡饭粒餐馆也不能幸免。







城内几座拱墙充斥着塑胶人造,古城的味道发酸,大红灯笼颜色夸张诡异,营造出不东不西不伦不类的窘态。不知道这些塑胶牌匾是不是在春节一过就拆下,如果是的话这么一大部戏未免太过铺张;如果不是马六甲古城的古色古香从此也就只是搁浅在记忆中的一抹茉莉芳香了。

槟岛二日游

从来没有这样游过槟岛,以一个旅客的方式。
恰好有朋自远来,两天非常匆忙的槟岛行程供参考:

第一天:
早上吃云来福建面当早餐
旧关仔角
从椰脚街Jalan Masjid Kapitan Keling 走到 打铜街Lebuh Armenian
走回头品尝椰脚街鳗鱼圆粿条汤
在于牛甘当Chulia Street的十字路口转右
Nagore Shrine转左至大伯公街King Street,走至巷尾

Check in酒店
步行到槟榔律Penang Road吃驰名Chendol和炒粿条
路经吉灵人巴刹Chowrasta Market购买豆蔻油,豆蔻水,豆蔻,腌豆蔻等等土产
上升旗山
极乐寺


晚上在极乐寺山脚吃叻沙
吃完叻沙到中路Macalister Road吃晚餐
回酒店休息

第二天:
早餐在酒店解决
大宝森节庆典




午餐Nasi Kandar
买豆沙饼
到槟华对面吃Laksa(哪知没开)
直上Batu Ferringi海边


傍晚离开海边到新关仔角晚餐
尝试Rojak和鲜鱼Pasembur
到理大看夜景
将友人送往Sg. Nibong车站

Tuesday, February 10, 2009

近况

10/02/09 Tue
Day 190 | Week 28 | Month 7

在查看日子时才发现加上离职后出发前一个月在家闲着的日子,不经不觉中自己已经踏入没有工作的第八个月了,呼,岁月如梭,时节如流,光阴似箭,一眨眼间呵。

好像好久都没有碰打字键,我生活糜烂是众所周知的事,但这并不是主要原因。自上个拜三从吉隆坡回来,那个周末我过得极其正常,早出晚归,皆因有朋自远来,我充当冒牌导游带队,从早到晚,超时加班,累到极致。已经好久不曾那么操劳了,通常自己一天只办一件事,上银行就只上银行,看戏就只看戏,找人就找人,养成了养尊处优的生活,只要一天多办一件以上的事情就好象要了我的老命一般,疲累不堪。

朋友来访是好事,这回到访的是以前岛国的同事,还有一位初见面的女生,两天的相处非常愉快,只是我第二天早上实在是爬不起床,好像做了什么大劳动一样,仿佛一个世纪都没有那么累过。相聚的时光特别短暂,还是感谢你们在说了那么久后终究来了。下次,恐怕遥遥无期。

只怪我惜金如命,胆小如鼠

03/02/09 Tue
Day 183 | Week 27 | Month 6

只怪我惜金如命,胆小如鼠。

云顶的户外像是太平盛世,赌场内却像是人间炼狱。我怀着满腹作气上云顶,打算把签证的费用和交通费统统赚回来。虽然人家说肖羊的今年犯太岁,但自年一开始就顺顺利利,每逢过年在家小赌通常是血本无归的,今年还赢了几块钱,自然觉得时势顺着我,不免意气风发。今天运气格外好,除了今天一早不费吹灰之力就拿到九十天的中国签证之外,我握着两点半上云顶的车票,有个乘客将他两点钟客满的位子让了给我,让我早点上山。好预兆啊,心里志气高昂起来,心想这回非鸿运当头不可!

我在赌场内晃悠了两个半小时观局,仍然没有勇气下场。赌场内人头济济,一桌一桌的赌桌上围满了下注的人,那些人大把大把地押注,白花花的钞票不停地被换成押注的角子,随着时间流去,被扫到庄的那头。我站在一旁告诉自己,这一盘过后就掏钱下注,一盘一盘过去了,说了一次又一次,我仍然一动不动。

都是辛苦钱。想起自己在路上如何地省,再走一公里是一公里,为了省那一点钱坐比较差的巴士花比较长的时间,在有自来水的地方选择煮水,讨价讨得脸红耳赤;而在赌桌上,不就是将输赢交由运气吗?走遍全场,场内的赌法全视乎运气好坏,看色子和扑克牌的脸色,那粒酷像樟脑丸的轮盘内的小滚球,那座赛马机,牵扯着每个投注者心里的起落,每一个定局出现前都是暗自着急,没有人拥有决定的权利,只有绝对的听天由命。混在里头的几个小时内不断听到场内的人说输,眼看大家不断地在换角子,自己从踌躇到不再踌躇。

下午六点多离开赌场到外头呼吸新鲜空气,恰好遇见财神爷也在分红包和焦柑,自己也排队领了一份。排在后面的aunty说红包内应该有两块钱吧,我心里窃喜。财神爷分钱哩,说不定是进赌场的好预兆!打开一看,妈的,是买一送一的保龄球赠券,没点诚意。

跑到外头的亭子吃焦柑。
呼,好冷,我对一个路过的小妹妹说。
你没有穿jacket咩?她问。
啊,竟然搭理陌生的怪阿姨,难道妈妈没有教你不可以和陌生人说话。

过后一路走到第一大酒店的路上一路仿若太平盛世,有绚烂的灯饰,迷幻的旋转木马让人掉进童话的旋涡内,过山车在头上呼啸而过,乘客刺激地尖叫,人造河上泛舟,有关于蒙古的展览,有人穿上蒙古人的传统服饰在照相,四处是人,因为可以消费而展颜欢笑。


我搭晚上八点半的巴士回首都,在山上花了三十块钱检视人间百态,然后明白自己恐怕还离戒赌很远,因为我连染上赌瘾的本事都没有,我惜金如命,胆小如鼠。

Friday, February 6, 2009

吃在槟岛:Coffee Island

这件咖啡厅座落在新关仔角,在Evergreen Hotel 和G Hotel之间,离前者近一点。咖啡厅分成两部分,户外和室内,整场座位不少,从外头的门口到内里的厕所之间深深的一片,看怕能摆上上百张桌子。


店名叫Coffee Island,顾名思义谁都会期待是一间主题咖啡的消费场所,非也非也,营业者太过贪心,打算一网打尽。第一次光顾时确实被那琳琅满目什么都有的菜单吓了一跳,从咖啡到果汁到茶到啤酒到参来参去的饮料,从小食到西餐到道地美食到烘面包,立刻明白老板根本不卖什么主题,只想大小通吃,于是撒了张很大很大的网。

这张撒得很大的网织得非常粗糙,第一次光顾时问侍者那个叫Diopio的咖啡是加了什么的咖啡,大杯小杯,侍者答说那是咖啡,中杯。谢谢他答得那么得体,咖啡送上时是espresso那种浓缩法,极小杯。朋友点了越南咖啡,和我泡的有天渊之别,我的越南咖啡粉香极三家,这家的......不行。后来还是陆续光顾了几次,试过菜单上的一些饮料,就是没有一样正宗,加了冰的太稀,不加冰的太甜,果汁味道奇怪,小食又嫌过咸。来过的朋友说它的烤面包还行,除了french toast。



今晚我们喝得急,因为水一送上来我们就突发奇想去看半夜场的赤壁II,于是咕噜咕噜三口做两口地喝完了,只是这样下去可不是长远的办法,下回非得发掘其他喝咖啡的地点不行,这样屈就自己,委实过意不去。

Thursday, February 5, 2009

晃悠晃悠


年初一特早醒的早上骑着单车船街走巷,天才刚亮,我和自己打个招呼。

Wednesday, February 4, 2009

China Visa in Kuala Lumpur, Malaysia

Get my passport back this morning from China Consulate in KL with a 90 days single entry China Visa! Phew..

How to go to China Consulate in KL?

Take Putraline and alight at Ampang Park Station. From the exit to Ampang Park, walk towards Oldtown and Maybank direction, OSK Building is on your right. The China Consulate is situated at the 1st floor of China Bank, OSK Building, 2 minutes walk from the LRT station.
Address: 1st floor, Plaza OSK, 25 Jln Ampang.
Phone #: Useless, no one will pickup the phone.
Open: Mon-Fri 9am-1130am. Take note of China public holiday, the consulate is closed.

How long can you apply for?

This is the maximum stay you are allowed to stay consecutively in China. 30 days visa is issued without bargain, but 60-90 days can be done if you ask.

What are the types of Tourist Visa (L) available?

1. Single Entry
2. Multi Entry 60 days
3. Multi Entry half year
4. Multi Entry one year

Please note that for (2)-(4), even a multi entry visa is issued, you still need to leave the country after 30 days (maximum stay allowed). However, if you ask for maximum stay of 60/90 days, you need to leave after 60/90 days. You can opt for extension after the visa expired without leaving the country, in this case you do not need to apply for multiple entry, a single entry will serve the purpose.

How soon I need to enter the country after I get the visa?

China Tourist Visa is valid for 3 months.

How much?

In my case, RM 30 for single entry, RM100 for express (collect the day after submission). Travel agent in Penang charge RM60, take one week, 30 days tourist visa. They are unable to get anything better than that.

What do you need to bring along?

An application form can be downloaded online from China Embassy website. A photo need to be attached to the form. No other proof needed from my experience.

Any question asked?

Yes. Why do you need such a long stay in China. My answer is, China is so big and I really want to spend some time appreciate the Great China. I say this twice as the lady asked the same question twice.

What to take note?

1. If you need a long stay, write as many destinations as you can.
2. NEVER put Tibet as one of your destination.
3. NEVER put journalist/ writer or whatever similar as your occupation.

Overall Experience

My overall experience in applying China Visa in KL is good and hassle free except I forget they have 10 days Chinese New Year holiday and wasted few days in KL. The queue after the long holiday is loooong, so go early. Other than that it is okie during normal day.

Hope the information hel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