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30, 2009

转经筒

转经筒,藏民生活的一部分


地点:康定金刚寺

Wednesday, April 29, 2009

路上




徒步的背影就是这样,有节奏的脚步声,此起彼落。看到他们,终于明白内陆的行者称自己为驴友的原因,一头驴能背负的,充其量不过如此。

Tuesday, April 28, 2009

缘份未到


在玛尼甘戈,一位萨迦派寺庙的喇嘛要把这女孩给我,说是他妹的女儿,八岁,没上学。如果是在归途中,搞不好我会把女孩带上,只是前方的路还长,或是幸好前方的路还长,我才不会冲动?

Monday, April 27, 2009

高原反应

04/27/09

有反应吗?翻上5050米的雀儿山垭口时卡车司机问我。
没有。我说。

-----------

高原反应是旅人最怕的事。第一回从西双版纳到大理,在下关的车站醒来,鼻腔干燥呼吸困难,心想怎么才千多米就起反应。

在大理呆到身体适应了前往丽江大研古城,两千多米。第一个晚上心跳加速得睡不着觉,心跳加速是高原反应的其中一项生理变化,第二天晚上闹肚子痛,第三天作闷腹泻,晚上跑到古城外的药店问泻了一整天是不是高原反应,那销首员老实不客气破口大骂‘你自己吃错东西还怪什么高原反应’,然后翻了我一个白眼。吃了闭门羹后唯有由得它痛,只怪丽江这地方风水太差,隔两天急匆匆地逃到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3300米。第一天抵达时爬上小坡上的龙门客栈,差点喘不过气,晚上还是冻伤了胃,天快亮时不停地跑厕所。隔天搬到藏地青年旅舍,从丽江带来的三粒橙一粒梨还搁在桌上,想想晚餐前把它们都搞定了,结果整晚肚子涨风,猛跑厕所猛放屁,还在担心隔天约伴包车到飞来寺会不会一路找厕所。

这一切,我以为都叫高原反应。一直听说上高原要吃红景天或其它藏药,有人劝说最好买葡萄糖,有人说沿路咬当归人参。去飞来寺的路上翻过白马雪山,4292米,活蹦活跳。飞来寺后到雨崩的路上徒步翻过3700米的垭口,没事。后来上了人家说最不适合居住的4014米高城理塘,住了四天,还每天爬上长青春科尔寺和附近的山坡,没事。

又再开始担心高原反应是快要离开成都的事。成都海拔500米,往西一路走,会有问题吗?

丹巴是小菜,1900米,除了意料之外十四个小时的川南线重游(北线因为去年的地震,还在修路),其它的不痛不痒。甘孜3200米,路上有一阵子的头痛,但到了甘孜基本上除了好热好热和怎么那么多公安之外没有其它感想;到了3400米的玛尼干戈也没事。

在玛尼干戈遇到两个从成都徒步到拉萨的年轻人,原本说好和他们一块走到昌都,约20天的徒步,后来想想自己实在没有那个时间,如果一块徒步的话抵达昌都时已经是五月中,然后还必须赶到拉萨,在六月第一个礼拜之前赶到西宁沿长签证,那太赶了啊。后来只和他们一块从玛尼干戈徒步到神湖,12公里以外的新路海。背着重重的背包徒步,我们的速度不相上下,没有拖累谁;在高原上,可以自在地维持一小时三公里的速度。


离开新路海后我决定拦车,徒步到一半时我告诉他们我的决定,那时的海拔是4000米。说白了,上面提的赶不赶路沿长签证是借口,一起徒步还得要自在才行。后来拦了辆到昌都的大卡车,两位善良的师傅免费把我拉到德格来,他们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原本是可以直接到昌都的,但基于多天没洗澡了,实在有必要冲一冲水。

自这个点后,直到唐古拉山口之前,应该就不须要担心高山反应了。

----------

后来才学会其实最重要的是保暖功夫,之前在大理至香格理拉就是不会保暖,搞到胃冷到,幸好没感冒,要不然哪儿都去不成了。这儿的人都会告诉你,要是感冒就别想到高原啦,会肺积水然后死掉的!

辩经

辩经,藏传佛教中喇嘛学习的一部分。



地点:理塘,长青春科尔斯

Saturday, April 25, 2009

大渡河

山脉断层中流过大渡河。大肚河,大渡河,喜欢这个名字,够大度。

大渡河从丹巴开始,流到乐山结束,进来丹巴的路就是沿着大渡河和山脉间的大峡谷之间的羊肠小道颠簸前进的。

Friday, April 24, 2009

蓦然

常听说九寨沟之所以美丽,是因为绿的树的倒影在水里也是绿的,红的花的倒影在水里也是红的,所以有九寨归来不看水的说法。那天我在丹巴的甲居藏寨乱逛,蓦然看见水中的倒影。。。

Wednesday, April 22, 2009

最懒的动物

后来才知道原来熊猫是最懒的动物。

以前我们总骂人说‘比猪还懒’,其实不是大家对猪的误解,而是对猪的歧视。比猪还脏是对的,比猪还懒却有欠公平。

Tuesday, April 21, 2009

墨尔多际遇

04/21/09

走了九公里到墨尔多寺,墨尔多寺就在墨尔多神山脚下,很简单不起眼的寺庙,却是丹巴县最出名最显灵的寺庙。墨尔多寺内没有供养苯教的佛像,只有藏传佛教的,但苯教徒确实也来朝拜上香。

在一个寺庙内供养着一块大石头,石头上浮现着如来和观音的像,一群人和一个喇嘛坐在寺内聊天,要我也坐下来。有个信徒解释说这块石头就是这个喇嘛在十几年前从墨尔多山背下来的,石头很大很大,十个人可能都抬不起来,我半信半疑。

‘真的,这个喇嘛就行’信徒解释说,‘而且这石头还在长’。这我倒是相信的,因为有图为证,这石头的高度确实和刚来时不一样。

后来聊了一阵后那喇嘛给了我几粒好小好小赭红色的东西,要我吞了。

什么用的?我问。
对身体好。他说。
你真幸运。那信徒说,这可不是随便能得到的。

我想起在西双版纳时遇见一个老外,他说十几年前在一个冰天雪地上的寺庙内碰见一位活佛,给了他两颗好小的药,说有病痛时吃了。几年前他有病痛又处处医不好,就咬了一小口,病就好了。

我想起难道是和他所说的同样的药?于是说,那么珍贵我收起来好了,真正需要时再吃吧。
你吃了吃了,要喇嘛再给你一些,那信徒说。

他们管这个叫甘粒子,问是怎么写也没人晓得。

这喇嘛会算你什么时候需要,会给你你需要的数量。后来那喇嘛给了我十六颗,就包在纸上。

你每几天就打开来看,当他长出第十七颗时,你就把最小的吃了,那喇嘛说。
可以给人吗?
可以的。当只剩下七颗时就别吃了,剩下的等真正需要时,遇上病痛时再吃。
噢。这会长吗?
会的,会越长越多,但记得往高处放,往干净的地方放。
嗯。

那这是什么呐?
你听过舍利子吗?就和舍利子差不多一样的东西。
从哪儿来的?
从印度来的。以前我们只得到了一颗,拿到后八十几个活佛坐着念经,直到它长到上千颗,再分到各处去。

你必须相信,不信的话是不灵的。有个老爷爷在一旁说。
虽然是无神论者,我倒是相信的,不然世上各宗教的神迹从哪儿来。

在我把药就要收到袋里去时,一老奶奶说‘给点钱吧’。
我停在那里,‘要钱?’
要钱的话这药实在没什么好稀罕的,我想。
不用不用,那喇嘛尴尬的说。

后来那个一路帮我解释的信徒又带我到主寺和菩萨庙去朝拜。这儿朝拜的方式和之前我看过的略有不同,他们会朝神山撒经纸敬神,会撒大麦。

叩头吧,对你好的。到了菩萨庙那个好心的信徒对我说。
我不会叩头。
不会叩头?这对他们来说也许是件不可思议的事。那来点给菩萨盏酥油灯,对你很好的,有什么要求就对菩萨说吧。
我听话的点了,想想自己对菩萨有什么要求,不外是希望家里人健康平安。

后来有另一个信徒进来叩了头,‘你也来叩头吧,对你好的’这信徒也说。
我学着叩了,觉得叩了三个头后身体微热,像做了瑜珈一样。
叩完头后我心甘情愿的给了香油钱。

回到客栈后我上网查询了甘粒子的资料,没找着。然后问了客栈老板关于这东西,她说这东西特别珍贵,其他的就问不出来了。

不管是好坏,墨尔多神山下的际遇,确实只能归属于缘分。

丹巴

04/21/09

从都江堰逃到丹巴,一呆已经是第四天。

今天要到墨尔多寺去。来到藏区没见寺庙煞是奇怪,丹巴出名的是美女,是古碉,是藏寨;丹巴的甲居藏寨在2005年荣获中国最美丽的乡村之冠。那天步行到甲居,说是离丹巴县城7公里的路程,走了三公里,有辆车停着说免费载我上甲居。上了车后他游说说他可以帮我逃三十块钱的门票,还可以直接拉我到聂呷去,聂呷比甲居还要高,大概离甲居三公里的距离,要我意思意思付他20块钱。原先我不想要,后来经不起游说就答应了。


到了聂呷遇见游人,才知道从县城到甲居来回交通加上逃票,一辆车也就50块,他们两个人一人25块,比我的值多了。走到最后离开时才发现在抵达门口售票处之前有一小道能够同往村庄。妈呀!上当了。那天一整天整整走了十多公里路,回到县城时又遇上那两个游人,他们问我打车回来吧?我说走回来的。‘怎么可能?不会吧!’这是他们的反应。

原本想今天就到道孚去,想想还是去看过寺庙再走,虽然这寺庙在游人指南里不出名,但在当地人心中相当重要。丹巴还有部分人相信苯教,藏族在佛教还未传进来时就是相信苯教的,听说那墨尔多寺的信徒包括藏传佛教和苯教徒,多元得很。苯教和藏传佛教的差别在于他们转经的方向是相反的。

至于丹巴美女,那天一个小伙子说,丹巴美女都到城里去了,只剩下美女的爸爸妈妈,让人啼笑皆非。

Friday, April 17, 2009

唯有离开

04/07/09

待会儿就离开成都到都江堰了。原本今天还打算在成都呆上一晚的,今早到前台续房时那个工作人员又要我再次确定要住上几天,这已经是我第三次续房,我这样无法肯定住几天对他们造成很大的不便,因为他们无法接受预定。我无法回答,唯有离开。

一个游者如何决定他会在一个地点呆上几天?那真是个难题。

Thursday, April 16, 2009

另一个星期四

04/16/09

这几天因为熊猫卡的缘故,赶场似的去了好几个景点。武侯祠,杜甫草堂,熊猫基地,金沙遗址,其中金沙遗址是最好看的了,我大叹他干嘛不把三星堆和乐山的门票都免了,这两个是我在成都最想看的呀。

金沙遗址虽然说是和三星堆遗址相识,是三星堆文明,没落后的延续,但我想那要差多了,三星堆那么出名,金沙嘛,我还是来了成都后才知道的。本来以为说这句话只会显得自己的孤陋寡闻,岂料我一说此话,连住我下铺的陕西大学生说他也是来了才晓得金沙的,炸到。

熊猫基地倒是没什么的,还不是熊猫吗。之前没看过倒是想看,看过之后觉得如果要花钱进去就看一种动物,会比到动物园去还不值。当然熊猫基地里不只有一种动物,实质上是两种,两种熊猫:属于熊科的大熊猫,还有属于猫科的小熊猫。这是我第一次知道有一种动物叫小熊猫,之前还以为大熊猫的宝宝不就叫小熊猫咯,真是让人笑话了。逛了熊猫基地让我感受到那些有钱人是怎样花钱的,和成年大熊猫拍照要人民币500元,和大熊猫宝宝拍照要人民币1000元,两者都有市场,天啊!

杜甫草堂和武侯祠更没什么。大家进了杜甫草堂,偌大的一个竹子公园最大的目标不外是参观杜甫的那间茅草屋。我对杜甫的认识就只有‘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不知道他在天有眼知道自己的茅草屋要入门票60元会有什么想法。武侯祠内也没什么,说是三国时代的古蜀圣地,内里至今也只剩刘关张和诸葛的肖像;墙上挂着隆中对出师表,大刺刺地刻在木板上,字体飞扬。我这俗人在里头晃来晃去没什么好做的,唯有假装努力感受前人留下的气息了。

昨天走完金沙遗址后晚上和一个在couch surfing联络上的女生见面。原本两天前约好见面的,他要我下午给他打电话,打了电话通了他没接,第二次还挂掉。当时自己也没什么,反正答应了最后一分钟反悔对我来说是正常的事,所以别人这样做我也不会暴跳如雷,彼此自在就好,勉强没意思。后来想想又在网上给他留言说我是摇了电话给他的,如果他还想碰面就让我知道吧,所以昨晚我们俩就到锦里去走了走。其实我也没想碰谁的意愿,如果不是想着一个人吃不了火锅,我才省得约人,怎么知道昨天出来后他说他吃了晚餐,显掉,所以我到了成都一个礼拜连火锅都没吃上。

今天更没什么,原本早上想到文殊院去逛逛的,但懒筋发作,整个早上躺在床上看书,下午吃过午饭后就呆在驴友记(客栈名)看Prison Break Season 4,一看就看了六集,吃草莓,杨梅,桑椹;昨晚还吃掉一袋的樱桃。成都是吃水果的好地方,一斤的草莓五元(大概马币2.6),杨梅和桑椹我还是第一次吃呢。

昨晚原本有机会尝兔头的,后来他们告诉我要连兔脑一起吃我就不想吃了。这儿一只烤兔才28元,马币不用十五块,还是烤便的,我家那只兔子买回来时都高过这个价了,还是没烤的,亏了。

成都是个好呆的地方,空气也是脏脏的,但不热也不闷,一眨眼一个礼拜就过去了。原想明天就该离开到都江堰和青城山去,现在又不是很肯定了,熊猫卡让我产生贪念,觉得免费的不去太可惜,我想其实我更想直接到丹巴吧。

看看明天早上醒来有什么启示吧!

Wednesday, April 15, 2009

你相信世上有鬼吗

‘你相信世上有鬼吗?’昨天一位同房的浙江女生问我。
‘我相信有其他不同空间的灵体存在’我说。‘你呢,你相信吗?’
‘相信,因为我看过。’
‘身体弱的人常看见,以前我有个身体弱的同事也常看见。’
‘我想你也容易看见’她说‘不止身体弱,有灵性的人也容易看见。’

我听完没有为了她说我有灵性而自喜,反而全身发毛。

Tuesday, April 14, 2009

熊猫卡

04/13/09

在成都的第三天。

原本以为这回在成都每天就只有逛大街,哪儿都去不了,因为门票的关系,怎么知道原来政府让外省人用一元申请熊猫卡,到11个国家景点免付费~!实在是太太棒了!!十一个景点包括青城山(90元),都江堰(90元),熊猫繁殖地(68元),金沙遗址(80元),武侯寺(60元),杜甫草堂(60元),还有西岭雪山,滑雪,天台山,刘氏山庄,永陵博物馆。后几个我倒没想去,但大熊猫却是我一直想看的,刚刚才拿到我的卡,待会就到武侯寺去。

那天我到处在问金沙音乐剧的票,上网查找是70元,有个来出差的辽宁人看着我说‘好心你把那个钱拿去看熊猫比较值得’,可是我还是比较甘愿拿钱去看音乐剧,不过金沙停演了,不知道算不算‘还好’,让我省了笔钱。后来又问川剧,要120元一场,吐了吐舌头噤声。

成都和周边的景点入门费都奇高,九寨沟要220元,还有人说值得去,60元我都不去,况且是220元,太夸张。峨眉没想去,但乐山却是一直都想去看看的,还在问人不买票看不看得见大佛。

看样子还得在成都呆上好几天。

Monday, April 13, 2009

康定

04/10/09

康定并没有想像中美丽,没有满街的康巴汉子或藏族姑娘,一切都已汉化。

今早爬跑马山,两个下山的大叔看我一个人上山马上制止,几年前有个外国人单独上山被杀了,你还是找个伴,或是明天一早跟上山晨运的人群一块走吧。

返回城后也不知道要干嘛,逛了几间寺庙,在广场上听乐队演奏(是甘孜洲人大代表来此开会才有演奏的),上网。康定的风和大理下关的风比起来一点都不逊色,狂而刺骨。

一路从云南走来,香格理拉过后,绿茶成了酥油茶,牛成了牦牛,树林成了雪山,一件衣服成了四件衣服;到了康定,酥油茶又成了绿茶,牦牛变回牛,远处还看得见雪山,四件衣服减成了两件。生活和天气,地行,海拔都系系相关,没有了在家的随便。一随便,就要着凉。像之前手套进了水,不穿手套两天,手立刻脱皮暴裂,说有多夸张就有多夸张,我才明白干燥和风的能力。

明天可能也不会去爬跑马山,不就是一个公园,因为那首康定情歌而闻名。明天可能就去成都。进中国一个月了,我庆幸自己那到三个月的签证,有足够的时间斟酌停走。

Sunday, April 12, 2009

最苍茫的大草原

毛垭大草原被不知道谁说成是最苍茫的大草原,走到草原那儿时开始下起了雪。草原外围被围上了篱笆,我找不到入口处,没有办法之下只有穿篱而过。不要怀疑我是没有穿墙功,只不过发现了一个大洞。狼狈,但还好,只有两个人看见。

四月的毛垭草原上还光秃秃的,七八月才是春天啦,那些藏民说。


Saturday, April 11, 2009

天地一色

国道318,网上大家总说川藏南线多险多难,南线走了大半,从乡城到康定,路况和东南亚一些国家比不算太差,只要路不积雪就还好;只是风景太美,从来不知道天地可以一色。



地点:从乡城到理塘的路上,兔耳山。

Friday, April 10, 2009

奸细

04/08/09

理塘,世界最高城,4014.184米。

今晚是在理塘的第四晚了。
进了乡城,用的手法就不多说了。反正到了乡城后我对偷鸡摸狗已经非常厌倦,于是当时给自己的承诺是,要是这回以正当的管道进得到理塘,那我就不顾三七二十一把自己弄到拉萨去;要是这回进不去,我也不要再想西藏了。

把决定交给上天,我擅长处理事情的方式。

理塘属于四川,却是藏区中问题比较多,亲达赖,搞藏独的。这儿的藏民多达95%,没读过书的不少,之前整个四川西部都对外封锁,所以当天对于进不进得去一点把握都没有。

通过了三个检查站,不用说,我踏进了世界最高城,天空飘着大雪,没有一丝高原反应。


但是第四晚却不是安宁的,这要说回第三晚发生的事。

在理塘的第三天傍晚我提着三条香蕉(马币一块钱一条的香蕉)走在路上,突然间有个人从餐厅里提了桶垃圾出来,我闪了闪他,他回头看我,然后非常客气地说‘你好,你是游客吧’然后邀请我进了他的店。

‘你从哪儿来?’
‘浙江。’我凡人问起都说浙江。
‘几时来的?’
‘两天前。’
‘看见外国人了吗?我这间店做外国人的生意,连Lonely Planet内都有提到我。’他非常客气热情,在理塘会说英文的人可能五指手指都数得完,我防备心削减。‘你来那天有碰见外国人吗?’
‘没有。’我停了一会儿说‘其实我就是外国人,凭着护照进来的,这儿对外国人已经解禁了。’
‘什么?你是外国人?哪里的?’
‘马来西亚,为了住得便宜才说自己是浙江的。’

第四天傍晚,两个公安找上了我住的又便宜又大块的旅社(15人民币一间房,包电视,共用热水洗澡间)。
‘我们上头说这儿住了个马来西亚人,外国人必须住在特定的旅馆里。’
那时我正在秀我在草原上拍到的一副牙齿给值班的大哥看,让他看看是属于什么生物的。


我看事情穿了,‘那怎么办?’
‘你必须现在搬。’
‘可是我明早六点的车到康定,再十二个小时而已。’那时已经是下午接近六点。
‘不行,我们上头交代了,也是照办事而已。’两名公安非常客气。
‘可是我们汉族非常避祭在有生之年坐上公安车,那要倒大霉的。’
‘没事,我们一个人可以陪你徒步。’他们陪笑。

后来我当然没有选择走路。公安将我送到另一家旅馆,要价30元,条件极差,房里有味道,被潮湿,厕所没水,洗澡间在屋外,不一样的是那家旅社有一张允许外国人入住的证件。我说我没办法付30元的房价,公安给我讲价到15元。看在只呆一晚的份上,也只有那样了。

第二天在到康定的巴士上,我发现自己将相机的LCD protector留在理塘那家我第一次入住的地方,心痛死了。

这故事最大的教训,不要轻易相信别人,尤其是理塘天天饮食的老板MR ZHENG,他是个奸细!

Thursday, April 9, 2009

天葬2

如果你好奇当时有多少只秃鹰,我在仪式结束后拍了几张照,看看。






所有山坡上看得到的黑点都是。

Wednesday, April 8, 2009

天葬

04/08/09

今早看了天葬。
三具尸体,几百只秃鹰,不过一刻钟时间。
我坐在坡上,心里平静极了。昨晚还以为今早自己一定会哭,为了对肉体的贪恋,但却没有。
有个藏民问同行的一个女子对天葬有什么感想,她说--恐怖。
我笑。

许多藏民本身并没看过天葬,太恐怖了,他们说。看了睡不着吃不下,他们说。
生命真是奇特,失去了就什么都不是,为了这幅臭皮囊,我们执着些什么。

天葬最终的意义-尘归尘土归土,是最原始也对自然伤害最少,我想起庄子临死前的那番话,怎么样的仪式又有什么区别。连骨头,最后也被砸碎和着面粉弄成糌粑,先是秃鹰,然后乌鸦,然后马和狗。

本来无一物,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Saturday, April 4, 2009

鬼斧神工

让人无法不感叹的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长江第一弯

Friday, April 3, 2009

姿意的勇气

只有年轻才有的跳跃能力.


下雨崩的牧场,远处是卡瓦格博神山(Kawa Karpo 6740m),往神瀑去的路上,远处的藏民都看呆了这群疯子.

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姿意的勇气.

Wednesday, April 1, 2009

回到香格里拉

04/01/09

愚人节,回到香格里拉。

四天的徒步,从飞来寺到西当温泉,温泉到雨崩,雨崩到神瀑,神瀑回到西当温泉。原本说好要学藏民来个内转经,那就要继续第五天的从西当温泉步行到明永冰川,第六天徒步上明永冰川上的太子庙和莲花寺,那才叫完成内转。是我先说放弃的,脚痛是一回事,心里没有必须完成的决心是另一个原因。

第一天步行幸好有个同行到飞来寺的男生说他也要同行,否则不敢想象自己如何完成。从飞来寺到西当温泉的山路在有路后已经没人行走,即使是藏民也打车直接到西当温泉再开始转经。当时虽然有人多番劝告,固执如我仍然忽悠了个仍然是豆蔻年华的小伙子走这条险路。险路,后半部几乎是悬崖,悬崖上的羊肠都是塌方,有好几回命都是检回来的。

雨崩是漂亮的,只是却和想像中的差得多了。村民都说神瀑上不去了,雪太深,而且雪崩太常。我们四人结了伴,仍然固执上神瀑,整个雪地只有我们四人的脚印,路是自己踩出来的,感觉非常新鲜,一步踩下去不是把脚板掩盖就是把小腿掩盖,不然就是把整条腿都埋到雪地里去。终于抵达神瀑时开始飘起雪来,我们目睹了一场小雪崩,在远处的悬崖上,神瀑的水在冰天雪地里小小的径自流着。下来的路太陡太滑,不知道是谁建议我们滑下去吧,于是几个疯子在雪地上开始将屁股当滑板滑了起来。那雪地真陡,滑下来像飞的一样,我不禁尖叫。

那天我们的衣服裤子里里外外多少层都湿透了。那个晚上,我烤焦了在大理买的一边袜子。

这几天的行程非常丰富。泡了温泉,吃了雪,走了好多好多的路,连续两天看了人家说有缘才看得见的日照金山。那个离开的清晨一觉醒来,整个上雨崩铺上一层雪,遍天遍地。从西当包车回飞来寺的路上同行有人问这几天的行程下来,心里有没有被洗涤的感觉,有人答有。你呢?她问我。我说我没有什么被洗涤的感觉,却为了自己还能够活着感受这一刻感到无比幸运。

夜了,明天一早到乡城去,还是对外关闭的一个藏区,虽然它属于四川。祝我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