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8, 2009

幸运的

入藏的路上绞尽脑汁,千方百计处心积虑,侥幸抵达西藏的东大门昌都后已经疲惫不堪,却还有千多公里的路要走。藏南线查得特别严,藏北线几乎都是土路,非常难走,也因为少人走,跟本没有检查站多寡的讯息。

我决定走藏北一博,先到类乌齐,被查的话就说自己正要上青海,走一段算一段。

类乌齐的车票奇难买,买了两天都买不到,正放弃买票决定边徒步边拦车,回旅馆的路上竟然看见拉客的私家车。

‘有到类乌齐的吗?’我站着问这辆开着车窗的货车师傅,是个康巴汉子。
‘应该有。’
‘多少钱?’
‘不知道。’
‘你到拉萨吗?’这辆车子上面写着昌都到拉萨。
‘是。’
‘多少钱?’

后来这个康巴汉子用三百元的回头车价拉了我1121公里,两天一夜的行程从昌都到拉萨走川南线,沿途停车照相,包吃包喝,遇到检查站就说我是他的老婆,人家看到一个汉族女的和一个康巴汉子在一起,总是多看两眼,然后笑得嗳昧,这样也就过关了;而我付出的代价是吸他的二手烟,抵达拉萨后喉咙痛发烧感冒,重重地病倒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无比幸运的。

Saturday, May 16, 2009

只是路过:不言而喻

那天在拉萨的八廓街看见两个年轻的华人旁边跟着一个会讲英语的藏人导游,我立刻知道他们来自哪。

Friday, May 15, 2009

无题

05/14/09

那曲的第一晚竟然睡到早上十一点。这趟旅程几乎每天都迟醒,出门吃了碗面,川菜馆的面条如果不要辣,盐一定过多。口渴难耐跑进一家藏族开的茶馆喝杯甜茶,出来时外面已经刮风下雪。

低着头疾步走,口罩里吹出的热气模糊了镜片,转身进了一家网吧,才把冷气排除在外,但十指还是冰冻的。

我想走到城边四周白皑皑的雪山去,今天看怕是去不成了。我想到澡堂去洗个澡。我想打电话给一个人,我想大口大口地喘气。

Thursday, May 14, 2009

入藏

05/13/09

今天坐在火车上终于了解为什么人家总是说‘坐火车或搭飞机入藏的跟本不叫入藏’,我望着窗外一望无际的美景,得来那么容易,甚至有想补票直接到西宁的冲动。实在太舒服啦!

Wednesday, May 13, 2009

查证

05/13/09

好久都没有登入了,拉萨上网一率需要证件,旅馆内耳目众多也不方便,所以干脆不上。

今天从当雄搭火车到那曲,这一路北上真的搞笑,从拉萨到羊八井到当雄,在羊八井理应泡温泉,那儿的温泉是世上最好的,海拔四千多的高原地段被雪山层层包围着,地上却处处冒热气;当雄的纳木措是世上海拔最高的湖泊(4700米),藏民中三大圣湖之一,结果是温泉和纳木措我都没去。

羊八井的温泉要价128元,纳木措逃票后仍然要150元,我舍不得。

在当雄火车站买票时要查证件,没证搭不得火车。折腾一番后终于上了车,下火车又查证。好不容易在下雪的那曲镇找到一间看起来干净价钱又可以的旅馆,听说我没证件怎样都不肯出租房间,最后找了一间昏暗而且看起来不太卫生的,将就入住。查证查证,也许我还得庆幸吃饭买东西不用查证。

会在那曲呆上几天。不知道为什么,那股荒凉特别有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