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4, 2011

109的鸡婆2

朋友每次回大港一定要吃大港的咖喱面。“我哥也一样,我妹也一样,我们回家一定要吃咖喱面。”朋友说。鸡婆认为那是一般人对家乡的情意结,我们怀念的往往是那种“属于”的感觉,并非食物本身。朋友在那个买不到车票的早上带鸡婆到那间店铺吃咖喱面,鸡婆觉得咖喱面马马虎虎。因为怕咖喱会刺激肠胃,鸡婆点了干捞咖喱面,这还是鸡婆第一次吃干捞咖喱面。

朋友不放心鸡婆。车子过了适耕庄,过了Tanjung Karang。车子转进了一条油棕路,朝着Batang Berkinjal驶去。风景豁然优美,两边的油棕园深幽却不阴森,过了几座民风淳朴的甘榜,鸡婆觉得这地方不错。“好了好了,送得太远了,让我下车吧。”鸡婆在一条乡间小路下车,关门之前,鸡婆的朋友说:“小心坏人......”

Thursday, October 20, 2011

109的鸡婆

109过了10天有多,109记姗姗来迟。

许多人问,你是槟城人,老远跑到关丹干嘛?稀土厂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是活动分子(activist)?你是环保分子(environmentalist)?你是。。。?
嗯..我是人类。比较鸡婆那种。简单地说:我是鸡婆的人类。

107那天,一个鸡婆的人类从马来西亚北部一座小岛乘搭朋友的顺风车南下大港(Sg. Besar)。心想既然到了半岛的中部,何不横跨半岛到东海岸的集会去帮忙凑人数。凑人数,一个集会最需要的确实行动。

“何不?从大港到关丹要5个小时,你说‘何不’?讲到好像很‘顺便’一样。。。”这是一个关丹人对鸡婆的感想,显示出他们不认为这应该是属于全人类的集会。鸡婆必须承认,当鸡婆决定横跨半岛时,鸡婆大意地低估了5个小时是一段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