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9, 2011

碳酸氢钠

用柠檬洗脸了一个多礼拜后,昨天终于经历了第一次用碳酸氢钠洗头和刷牙的神圣时刻。神圣,是的,要提起勇气颠覆传统是那么的困难。

年过三十,开始寻找更简单的无化学添加物的生活方式,向习惯宣战,和自己抗争。我坐在电视机前嘲笑每则毫无逻辑的广告,纳罕它的效用如何如此庞大,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打入消费者的日常生活里,着实不可思议。SKII——tua tua,我用食指戳着脸颊,冲着母亲说。听到吗?tua tua声。几乎每则广告都有它的神奇性,不管你喜欢或否,不管合不合理,它的渲染性就在。

我信手抓起牙膏,看到塑胶筒上印上
Sodium Floride 氟化鈉 0.32%
Triclosan 二氯苯氧氯酚 0.3%

Sunday, November 6, 2011

我爱槟城

我爱槟城。

每次走在树林中,心中就不自觉地涌起一份知足与感恩。我爱槟城,这种心情是难能可贵的,只有进到大自然中才得以漂白渗透。对于槟城,多数时间都谈不及爱。越来越狭小的生活空间,越来越拥挤的车流,被越来越多高楼大厦挡住的天空,越来越少的绿地,越来越吵杂的生活环境,怎么容得下爱?那天上网看到一种新的打坐方式,非常简单,但当做到那个需要想象所有美好的神圣的宇宙真气从天灵盖流进身体时,我就做不下去了。钢骨水泥中外头的电视机开着,路边的车子引擎在响着,楼上的卡啦OK安娣在唱着女人花,后头的巴刹在钻墙装修,外头不晓得谁路过打了一个喷嚏,隔壁家的新生宝宝嚎啕大哭,时钟的针滴答滴答响提醒我岁月不停流逝,我大概要有超人的想象力,才能把这些杂音摆在脑后。真的,宇宙和正能量都离我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