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30, 2012

所以我可以给你脸色看

他需要人帮忙他将摩多抬下梯级。早上三个非宿舍生二话不说帮了忙,晚上眼看一群宿舍生在篮球场打球,他觉得叫他们帮忙应该更容易。

一夜水乡泽国

他没有真正经历过淹水。他的意思是那种真正的淹水。

Thursday, March 29, 2012

有个女人

事件1:

地点:大厅
同学A:老师,你是不是写书的?
老师:谁跟你说的?
同学A:你真的写书?
老师:是的,谁跟你说的?
同学A:没有人,你的样子像写书的。

Wednesday, March 28, 2012

Trek to Mt. Sibayak and Semangat Hotspring:

Direction to Mt. Sibayak:

Take the minibus with the sign "KAMA" from Berastagi town, for 2000IDR it will send you to the base of Mt. Sibayak (last stop) where 4000IDR entrance fee is asked. There you start walking along the paved road. It was quite a boring walk.

巨型蕉和韩国梦

多巴湖是火山湖,火山湖上的Samosir岛是火山口上的一座岛,土壤异常肥沃。

“丢什么种子就长什么花,整座岛就似一个大花园。”他对Samosir岛作如此感想。他没有看过如此肥沃的土地,如此茂盛相竞争放的繁花,他知道这是一片好山水,一个好地方。

Monday, March 26, 2012

Sulawesi!!

记得那个奇怪的在婆罗洲东南部的印尼岛屿吗?以前画地图时总觉得它像个K字,后来又觉得有点像手指。是下一个假期要去的地方。

Sunday, March 25, 2012

Saturday, March 24, 2012

火警

学生问起防火演习。他遂而想起那年的火警演习,校长突然藏起他们班上的一名同学。

Friday, March 23, 2012

Liberta GH

他没有讨价还价。和昨天充满恶心异味的房间相比,同样是价钱5万的Liberta情况好多了——干净的棉被、蚊帐、附带厕所。房间周围花花草草,很有热带风情的味道,除了离湖边远一些,除了湖脏一些。他急忙点头应允,忘了在这岛上还有很多选择,尤其是淡季的现在,他想他大概被昨晚的经验吓怕了。

Wednesday, March 21, 2012

涨价

很少人知道车费调涨了,连很多印尼人都不知道。他在车上听到有人问:涨了?车夫答:早就涨了。其实价钱还要再涨,他在印尼的那几天正好遇上油价调涨事件,从一公升4千5(RM1.5)调到一公升6千(RM2),各地都有人示威。他们管示威叫demo,听起来好像是演示,其实是demonstration的意思。

Tuesday, March 20, 2012

面条比一程车贵

Ten Thousand TEN THOUSAND!那个为小巴招客的人红着一双眼睛,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在他问ke Parapat berapa时自作聪明地用英语回答,还扬高声量。

Monday, March 19, 2012

回首来时路,今夕何夕

他对船上和路上冗长的行程感到折腾,他明明记得自己以前最喜欢的就是经过,他喜欢移动的过程,喜欢路上每个颠簸,喜欢一步一脚印。他总是很用心地感受这些苦痛和每个感官的反应,像要揉烂自己,细细地解读每种可能的滋味一样。这晚,当折腾这两个字在他脑海中闪过时,他觉得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他甚至惊叹自己当初是如何办到的,那种持续性的感受苦痛的本事。他综合了一下,认为大概就只有两个可能了,一个是意愿,一个是年龄。

Sunday, March 18, 2012

夜太快,赶不及离开

Tanjung Balai给他的印象,竟然是柬埔寨。他的柬埔寨记忆要回溯到8年前,他记得柬埔寨和眼前的Tanjung Balai毫无相似之处,但就是直觉柬埔寨。路上许多的坑洞、许多小孩、有人趋前向他伸出手,一双太可怜的双眸、答案总是七嘴八舌让人听不清楚、还有不可知的真相。

Saturday, March 17, 2012

出游——苏门答腊

出游的前一天他开始兴奋起来。与朋友外出吃饭,城里那一千零一个朋友,还是要从首都大老远开车来那种,他说他急着检查自己是否还迷恋路上,为即将揭晓的答案紧张。朋友说他这人不复杂吗,出游就出游,人家是开心度假,他是开心检查自己的状态,太不寻常。

Thursday, March 15, 2012

The Extra

I like Indonesia and its people, although the very short 6 days excursion still long enough to have my broken umbrella and Samsung charger stolen.

2 jam SAJA

I walk into the Perpustakaan Daerah Utara Sumatera and found a room for Internet.
OnKos? I asked. OnKos, means money. 
Ngak. No need. The lady answered. Ngak, means tidak.
Bisa guna? I asked again. Bisa, means boleh.
Bisa, tapi bisa dua jam saja. She said.
!

Friday, March 9, 2012

苏门答腊

不知道搞什么,明明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却总是转个身就忘了。我是说游苏门答腊的念头。几天前朋友说这个假期聚首不到后,就想一个人跑到哪里去。一开始是想到国家公园,想爬山,想流汗。后来觉得一个礼拜的国家公园好像有点浪费,于是想起苏门答腊。

Thursday, March 8, 2012

生存之道

他看着那些菜色,不禁蹙紧眉头。
怎么和早上的一样?
哪有一样!除了这个,这些都是晚上才煮的,饭菜档的外籍阿姨反驳,煮多了吃不完是要丢掉的,哪能煮这么多。
他在档口度来度去,拿不定主意拿什么菜好。

Saturday, March 3, 2012

正直

他已经忘了自己多久没有坐正过。那天把脉,他对医师说,自己的骨架好像就要歪掉,总是很努力地纠正自己的姿势。医师说,不是好像,是已经歪掉。他告诉医师,自己已经在努力调整。医师说,一颗长歪的树如果没有借助外来的力量,只会继续歪下去。几天的周身不自在过后,他终于再度造访医师,听着耳边传来从自己周身上下发出的骨头归位的咯啦咯啦声。回到房里,他忘了自己已经多久没有站得那么直过。

后来他想,造物者给我们身体,看来忘了一并给我们使用身体的智慧。

Friday, March 2, 2012

告白日续

229原来是几百年前英女王搞出来的玩意,非“这年头”的噱头,真是失礼;只是这年头人口流动的厉害,资讯传播的厉害,结果突然多了许多节日。告白日当晚女生就来向他寻求“辅导”,所谓辅导,其实只是——可以不要告诉我的父母吗?他觉得谈恋爱是好事,告诉女生自己没有打算插手。吓?女生被这么开放的老师吓到。他从女生的反应中感觉女生更希望他插手,这矛盾的人格。女生开始幻想——那要是其他老师知道了,他们会不会联络家长......他甚至认为女生会不经意透漏口风给老师,好让生活有点戏剧。后来他问女生,对方是谁。他以为会听到一个名字,可惜女生回答的是——他是留级生。留级生代表了那男生。

Thursday, March 1, 2012

转变

自从那个学生知道他读过大学,还是读理科之后,说话的语气就好多了,偶尔竟然能够察觉里头刻意的讨好,结结实实是功利社会的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