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9, 2012

天生爱残缺



听说泰姬陵著名对称,完美的毫无瑕疵的对称。同行的摄影师说,来泰姬陵不拍对称没意思,我于是费尽心思和许多人挤在一块站到最中间最前面拍对称。照片是拍了许多,回来之后却发现没有一张对称属于我。

属于我的泰姬陵,没有一张对称。

Sunday, October 28, 2012

巨人脚下


城堡的外观总是壮丽,入内通常不过如此,昇杰先给我们打了支预防针。我想起年前与K及C在红堡前扭扭捏捏的摸样,大伙想着要如何浑水摸鱼入内,三个人浑水摸鱼确实难,看着红堡那唯一的出入口后来三人都打消了逃票的念头。当然,到底谁也没有购票入内。那时候谁都没有想过自己在隔了一段日子后会重游这个当年并不喜欢,后来也没有太喜欢的地方。我想是因为阿格拉,这个名字本来就不讨喜,不喜欢大概也不需要多做解释。

哇——


Saturday, October 27, 2012

走近泰姬陵


朋友确实是在泰姬陵坐了一天。听说那天泰姬陵入门免费,她打听到消息之后匆忙出门,一坐就是一整天,见证他们说的——颜色如何在大理石上更装,如此多姿及优雅。听说是艺术的巅峰。

Friday, October 26, 2012

飞鸟与鱼的距离


红堡给予我的想象,更甚于泰姬陵。莫卧尔皇帝沙贾汉为了安葬爱妻,动用上万名劳工,启动所有可能的财力物力,经过漫漫20几年日夜赶工。泰姬陵完成3年后,儿子Aurangabad夺位,沙贾汉被囚于2公里外的红堡中,终年隔着八角窗窥视远处的泰姬陵,仍然那么宏伟动人,依旧感觉柔情似水。红堡尽管曾经在多个王朝里易手,留下最深刻的故事仍然是那段世人趋之若鹜的爱情,那一段遥遥相望的距离,那么近又那么远。煽情一点,那正是太阳底下最远的距离,飞鸟与鱼的距离。

Thursday, October 25, 2012

泰姬陵一隅

在他们歌颂爱情的地方,孤单的人没有走进阳光里。

贴士

从印度回来,第一件事是问同学——下个礼拜考试有什么贴士?
有,50题选择题。
这我知道,我是问有什么贴士?
有,记得带2B pencil。
这我知道,我是说她有没有说要注意那一章?
有,第一章到第五章。

Monday, October 8, 2012

放弃比较快乐

1. 时间越往前移,他就越肯定自己做对了决定。
2. 他一直以为‘放弃比较快乐’这句话是得不到的人说的。两个礼拜才过,他就知道自己错了,因为放弃之后,他真的比以前快乐。
3. 当你除了被动地等待就什么事情都做不到时,至少,放弃是你唯一可以做主的事。
4. 朋友时不时探听在那之后的他是否依旧安好。他当然依旧安好,像大家期待的一样。
5. 在救命的那两天,大伙不约而同出现在线上。他不曾孤军作战。原来。
6. 回想时发现,这一趟进去出来,糊里糊涂到清清楚楚,多少功夫。
7. 时间会继续往前往前继续。筛选忘记记得。
后记:被伤害又装作若无其事是什么感受?他打了个寒颤。他不要做那个人,也不要素未谋面的别人做。

2012年,这年那么特别。
他永远都会记着。

Tuesday, October 2,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