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0, 2012

一头愤怒的公牛

我不想活得这么愤怒,真的。但在现有的体制下,你要不愤怒只有两种可能,要不你情商很高,要不你麻木不仁。

个案1:
考试将到。
教授:到图书馆去找历年试卷参考。
图书馆1:历年试卷在图书馆2。
图书馆2:历年试卷要问图书馆1。
写投诉信给图书馆——到底历年试卷在哪里?
图书馆:图书馆没找到就是系院没交上来,找系院去拿。
系院负责人:我不知道,这些不是我们管。
——可是图书馆说是你们管。
系院负责人:那找教授拿去。

个案2:
有份文件需要“官方”当saksi,找区议员。
员工:YB不在,我们会叫JKKK签,没问题,文件放下。
第二天——
员工:JKKK说他不能签,即使YB在也不能签。
——谁能签?
员工:必须找你认识的,熟悉你的人签。
——如果我有认识的又熟悉的人是当官的,我需要来找你吗?
员工:反正就是不能签,因为你借钱,他怕你不还。
——你看清楚吗?是奖学金,不用还。况且是saksi,不是penjamin,你有没有读书?
员工:怎么说都好,反正就是不能签。我只是打工的,他们告诉我不能签我就转告你不能签。

个案3:
早上9点15分。
同学:你在哪里?教授要开始上课了,今天的课9点开始!
——什么?他怎么没告诉我们课改时间了?
同学:他宣布了,在上一堂课学生还没有到齐时宣布。

个案4:
某跨国公司到学校来招揽学生。
教授:将你们的履历表打印出来,当天讲解后会有现场面试。
许多学生穿整套西装来。末了,
跨国公司:好,你们可以将履历输入我们的网上系统,合适的我们会面试。
学生:不需打印吗?
跨国公司:现在什么时代了,还打印。

近来发生的让人愤怒的事还真的太多。。

Tuesday, November 6, 2012

结束

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对的人;
无论发生什么事,那都是唯一会发生的事;
不管事情开始于哪个时刻,那都是对的时刻;
已经结束的,已经结束了。

事情结束后,我也不想再去回顾。这种回顾在之前以为已经结束时已经做过,三番四次。晚上想要回顾最后一次,却发现脑海一片空白,酥麻的感觉。何必再抓着紧紧的,已经结束的,已经结束了。早上醒来,想起若干年前朋友说的那句话:people comes into life for a reasonseason or a life time. 我们曾经以为是一世人的事,后来发现只是一个季节的温度,却原来是生命中的一个理由而已。我将你的东西整理掉,把你放开。

Sunday, November 4, 2012

想跳舞


有时候走在街上很想跳舞
通常都会按耐住
如果有朋友在
就会比较放心地乱叫乱跳
因为他们知道我的样子
也能容忍我的样子
最多只会讲——behave yourself
或——你知道自己几岁了吗
如果没有朋友
就只能像小孩子那样
假假蹬一蹬脚弹一弹高
但只能偷偷摸摸
还要顾左望右
这真是件奇怪的事
好像在有了年纪之后
愉快就不可以用肢体语言来表现
要不然就轻易被归类成不成熟或轻佻
或统统被归类为有病
所以每个走在路上的背影都老成而稳重
偷偷裹着一个冀望奔放的灵魂

Saturday, November 3, 2012

距离

不如去瓜丁。
摊开地图找到瓜丁。
从吉隆坡出发要整7个多小时车程呢,从西到东北。
累呵。还没出发就先感觉体力不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