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8, 2013

失衡

教授說到市場供應與市場需求時,下意識地摸了摸脹大的肚腩。
他笑了,為這其他人沒有看見的幽默沾沾自喜。
那肚腩就是市場供應與需求失衡的象徵。

Sunday, May 26, 2013

張力

傍晚在窗邊吃橙,在腦海中簡略回顧過去,發現自己對社會少有貢獻的一生,某個階段倒算充滿張力。

留白需要學習,很多人不知道。
很多人做不到。

Thursday, May 16, 2013

權利

"Rights are entitlements that enable one to act on one's own and be treated by others in a certain way, without asking for permission or being dependent on other people's goodwill."

那日翻書看到這句,他想起自己身在馬來西亞華人女性的命運,心中是被打翻的五味。


Monday, May 13, 2013

變色龍


許多事情他早就忘記,像發生在前輩子,始末不清,過程不明。有人要叫他重述,他勉強斷續鋪陳,自己也懷疑事過境遷,固中大小關鍵細節敢情與實不符。這天找資料,打開相冊翻箱時前仆後繼泉水般的記憶,他才再次被提醒種種從前,以為已經被埋被藏的,仍然輕輕撥弄就能觸動最深那層感動。才赫然發現自己變色龍的本事。

Tuesday, May 7, 2013

爲了很快完成

黃昏,他趕在上課前到Subway吃晚餐,坐在面向門口的位置,10分鐘時間內必須解決眼前6寸長的麵包。他想起梁文福那篇自己每次在趕時間進餐時都會想起的文章,關於梁對他太太留下印象的事,是因為眼前這個女生總能在趕時間時仍閑淡自若的吃完眼前的食物,並且在預定時間之內。他還在自顧想,眼前推開玻璃門的身影跟他打了個招呼,是另一門課的教授。

隔天,教授在上課之前問,昨天你是一個人哦?他點點頭。她擺出一副疼惜的樣,隨即幫他找一個藉口,有時候真的難免要一個人,尤其是當你需要很快完成或很慢完成一頓飯的時候。他想,她也許認為一個人進食是一件難堪的事,或可憐的事,或見不得人的事。那你是要很快完成還是很慢完成?她將問題重複一次。他看著她,不太能夠明白這問題的意義,於是在一瞬間鑒定這是毫無意義的事,迅速結束即可,於是無聊地回答——很快完成。

Monday, May 6, 2013

——

好不容易将自己从床上拉起来,他感到全身无力。希望是如此一寸寸被啃噬掉的,那些逐渐失温的热血精神,被推着逼着进入尸体的状态,冰冷僵硬而无情,被拖扯在粗糙干硬的柏油路上,撕裂的肌肤粘答答与血水拉成一条在阳光下刺眼的线。如果有阳光的话,他的意思是,如果真的有阳光。他站起身来,外头完全阴郁,时而轰隆作响。他感觉喉咙出奇的干涩,母亲在阅报时呢喃两句,他听不清楚,整个世界都是安静的,没有人理解这种挫败,群体的完全挫败,一开口眼泪就狂泻。脸书上的墨黑像无底洞,像至丧至哀,像被抽空的呐喊与被抹黑的明天会变比较美好的想象,那是一副被泼上黑漆的天堂画面,爬满流氓与目无法纪。2013年5月6日,在朝营声称史上最公正与公平的大选过后的那个早上,他的左手食指隐约残留褪色得七七八八的不褪色墨汁,没有翻阅报章的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