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30, 2013

走進水墨

許久沒有這種撼動。那日霧拍擋住光,山中精靈恣意撥弄水墨。大家都在跳舞。啦啦啦



Monday, July 15, 2013

扭曲

小時候,只要吃到好吃的木瓜,種子挖出來,撒在院子的土地上,不多久小木瓜樹苗就會如願生長,不久後就會開花結果。這種生命的繁衍,從萬物播種,胚胎成形,發芽,茁壯,育下一代,老死,都自然得很。

那日在美濃看見木瓜園,我立馬讓她將車子停在路邊。嘖嘖稱奇,一是因為木瓜園被網紗圍了起來,這在馬來西亞不多見;二是因為木瓜樹長得歪七倒八,乾乾癟癟,乍看邪門。

後來細看,木瓜樹根部都有鐵線將枝幹往地上拉,恐怕是爲了不讓樹長得太高的緣故。不自由的木瓜樹,長的果子不知道甜嗎?


Saturday, July 13, 2013

誰說水火不容

西拉亞風景區。距關子嶺溫泉區幾公里處是名勝地水火同源,與水火不容大唱反調,火焰在小水池上燃燒,源源不絕。


Wednesday, July 10, 2013

175咖啡公路與東山鴨頭

臺南東山出名咖啡和鴨頭。從關子嶺泡完溫泉,經過175咖啡公路,我們在老家咖啡品嘗了虹吸(Syphone)咖啡後,兜到東山去吃鴨頭。

老家咖啡的老闆長得和侯老師有點相像,大塊個子,大框眼鏡。賣的咖啡就只有一種——“咖啡”,省了時間在挑選上猶豫不決。老闆向隔座的客人說,他們家從栽種、摘采、烘焙都是自己一手包辦,也有售賣咖啡豆,但售賣對象有限:要是對方買來送人不說,要是買來自己沖泡,由於會收放太久,擔心咖啡品質走味,他們不賣;要是對方用咖啡機沖泡,可惜了好咖啡,他們也不賣。我笑著搭口,要是喝咖啡的人只是純粹喝咖啡,喝不出果香也喝不出層次感,是不是也應該不賣。


對於虹吸咖啡始終無法忘懷,源自于旭風那一段日子,是花偶爾還會掛在嘴邊的事。某些人對於一些境界的堅持,我們只能感歎地欽佩,然後在擦肩而過時客串一角。而堅持能不能夠走得遠或只是曇花一現,到底也是曾經花開燦爛。唯獨留在記憶中的味道,總是盤旋不去,造成我們對於虹吸以及它所留下的心跳加速,在十幾年後仍然燃燒。

從175咖啡公路通往東山,導航顯示一條只容得一輛車子行駛的羊腸小徑,七彎八拐。她卯足全勁驅車向前,油門踩盡,每到快轉彎才稍微刹車,我都嚇得心跳靜止。天色陰沉,山上剛下過雨,對街什麼時候會竄出另一輛同樣卯足全勁的車,我暗自準備可能的死亡。幾公裡的路走得特別長,我抓緊全身肌肉,不敢隨意動彈。她無法明白我的隱憂,一如我無法明白在如此狹窄的路上,她如何如此自信的速度。直到車子開回雙行道,我懸掛的心終於擱下來,呼吸才正常起來。

東山鴨頭果然名聞遐邇。網上老饕大勢宣傳的藍記檔口前排了長長一條人龍,我一貫驚歎于人對食物的執著及對網上資訊的信任。于前者,五味令人口爽,過分堅持乃鬼迷心竅。于後者,網路這平臺,甲乙丙丁戊,任誰操縱無不可,姜太公釣魚。她說,上次從墾丁北上,她們爲了東山鴨頭刻意彎進來東山,由於藍記太多人,最後吃了合記。

基於同樣的理由,我們也是先吃了合記。我吃鴨翅,她吃鴨脖子。一口咬下去,果然有天上人間的激動,讓人吃完後仍然大吮手指。她調侃說第一次看見如此龜毛的我對他人讚賞有加,立刻按了相機記錄。如此龜毛,她卻還是敢靠近,那也是我無法理解的事。臨走前,她大概念念不忘藍記,以及那些網上的留言,於是甘心排在人龍之後,冒著即將傾盆的大朵烏雲。輪到她時鴨翅已經售罄,於是買了半斤鴨頸,我們才有了半夜翻攪不休的肚子,和蹲廁所痛得死去活來的經驗。


藍記的鴨脖子肉硬得差點將我的牙咬崩,鹵得干嗒嗒,再以濃郁的糖漿與八角煮過,正是食不知其味。兩人吃得好不辛苦,爲了完成任務而使命運動嘴部,我忍不住又再叨念網上的不真實訊息和虛傳的美味。回來後上網尋找175咖啡公路,看到網友倒是極力推薦大鋤花間,少少慶倖咖啡公路是即時之行,沒有上網查找資料,才有因隨性而生的機緣。

我們沒有將那半斤鴨脖子吃完,剩下的兩塊,後來丟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