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31, 2013

國慶日

沒有感想的國慶日,就這樣也到了尾聲。要不是看見電視上打著“吾愛吾國”的口號,他其實也忘了這對他實質上不重要的日子,儘管誰可能說這日子對國家和國家歷史可是非常重要,然後怪他如此忘本還是怎樣的。但他怎麼管得著那麼大而遠的事呢,他只想管好自己仍然瞌睡的腦袋,還有舌頭上刷不去的瘀斑,還有重了兩公斤的身材,還有不斷向他索取10塊錢接駁費的P1,還有開學時上課換了新地點,他還不知道確切是在哪兒呢。可是他想,感情沒有誰會對他不在意國慶日這件事在意,誰還不是趕著塞車出遊或是塞車回鄉呢,他肯定自己是想太多了。

Wednesday, August 21, 2013

能力有限

總是天真地以為誰可以為他改變些什麽,從需要發脾氣讓對方少抽一根煙,到需要發脾氣讓對方少吃一塊餅,他想他是能力有限。朋友因為有喜歡的人要他少抽煙,當下立馬就將抽了十幾年的煙戒了。他說到口水幹,流眼淚,發怒,也抵不過幾塊餅幹的誘惑。這不只證明了他的失敗,也證明了專家說的話——不要抱著改變對方的希望,否則失望的是自己。

專家果然說的對。

Malaysian to apply for Taiwanese Visa

For a stay of 30 days in Taiwan, no visa is needed, and no extension is allowed.

Application of visa is needed for a continuous stay in the country for more than 30 days.
Document needed:
1. 2 photos - passport photo with white background
2. Invitation letter - letter to the authority stating the purpose of invitation and the period of stay
3. Round trip ticket - if you are yet to confirm the return date and have not purchase a return ticket, the travel agency can help in "creating" the itinerary
4. Bank statement
5. payment - travel agency charged RM200, which is ~RM50 extra from doing it yourself. I consider the price reasonable.

The longest visa duration you can get in Malaysia is 2 months. For any longer stay, you have to extend in Taiwan, apply for extension within 15 days from the expire date. Every extension will give you another 2 months for free (immediate process), and you are allowed to do it twice, making it 6 months stay in total.

------------------

Update by 2014 May

Most of the travel agent adjusted the service charge to RM300.
If you apply by yourself at KL, the address is Yayasan Tun Razak Level 7, morning session receiving application, afternoon session issuing the collection.


Tuesday, August 13, 2013

遮瑕

赴约的路上,蕭萊在车子里涂遮瑕膏,她老老的臉上那點雀斑我覺得涂不涂其實都無所謂,況且我覺得也沒有人會那麼注意她或看她。可是爲了修改自己一貫潑冷水的習慣,我忍住沒有把話說出來。

她涂完后我随手接过遮瑕膏,往臉上抹,怎料她急忙說——你不用涂啦——
我以為我比她年輕所以不用抹,於是天真的問了一句該死的为什么。

因为你会将整罐遮瑕膏用完!

Monday, August 12, 2013

週末瑣事

昨天傍晚,喝了烏日啤酒節的免費啤酒和吃了我最愛的炸杏鮑菇后,蕭萊帶我到住家附近的楓樹里,是臺中最後一片三合院。說最後一片,真的只有一小片,只要將頭移開幾度,立刻看到周圍嶄新的向它靠攏的龐大建築物。蕭萊說,利益太大,即使知道三合院的意義和歷史價值,也抵不過金錢的誘惑。

楓樹里由幾條窄窄的小巷子組成,半數房子早已廢棄,垃圾堆積,墻面崩裂,雜草重生,蚊蟲滋長。這些荒廢的房子還未易手,大半因為牽涉到法律上較為複雜的產權移交的問題,蕭萊解釋。我身同感受,想起自家產權移交的事,只要過世的人沒在生前辦好產權轉交,下一代也許要耗費牛一般也不夠的精力財力與時間在處理產權的問題。勞民傷財。

楓樹里有間誠實商店,蕭萊殷勤的想帶我去見識,途中被兩條大狗狂吠,讓我興起將它們打瘸的衝動。蕭萊說這小店去年曾引來媒體報導,但我可是對這種標榜怎樣的店沒有興趣。門口的擺飾倒是有點驚喜,小調的悠閒,店裡是預期般沒有店員,東西都標上價,拿了多少,將錢放入誠實甕里。回到車上,蕭萊問我看了留言簿嗎,簿里許多人都寫下“我有誠實哦”,非常奇怪。我想,原因在於經營者的刻意強調及潛意識假設。

“你誠實了嗎?”,這句話貼在店內及眼處,假設你可能會不誠實。不誠實,人格缺陷,不可原諒,沒能同理,無人喜歡。你誠實了嗎?我可能只是忘了,看到“你誠實了嗎”,會心跳加速,面紅耳赤,結結巴巴,失去所有辯護的權利(面對一張紙如何辯駁解釋?)。健忘變成偷竊,所以寧願多付,快點付,立即付,也不願背上偷的罪名。所以大家都在留言——我誠實了,來強調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有些事情需要默契來成全,強調就失去相互信任的美。而誠實商店的起源不就是要證明人與人之間可以互相信任嗎?理想主義就要承受現實有理想之外的殘缺。

回到家裡,累得倒在沙發上,卻還是不忘非常無聊卻還是破了百多關的Candy。才開機,突然嗅到君仔的味道。我騰跳起來,大喊——君仔在這裡!自從幾個星期前家裡出現新成員,蕭萊和我就決定為之命名君仔而非小強,來奠定它獨一無二的地位。

我對蟑螂氣味之敏感,源自于小時候住鄉下時那兩扇鋅板的廁所及沖凉房的門,鋅板內藏著成千上萬隻蟑螂。偶爾,它們會死在沖凉房的大水槽內;但大多數時候,我們開關門,它們紋風不動。誰都不知道鋅板內藏著另一個黑暗的世界,藏著那麼多的嘴角嚼動與觸角探伸,藏著那麼多的一代又一代黑色怪物的繁衍。而我知道它們的存在,因為不幸的一天,誰家的金龍魚要進食,於是家裡的誰拿了一隻細鐵條往鋅板內伸,在鐵條與鋅板的吱吱摩擦聲中,成千上萬的蟑螂竄逃出來,爬滿整面鋅板,就像長江七號的其中一幕。我於是刻印了洞悉蟑螂體味的能力。

君仔出現,我和蕭萊沒有辦法不接招。當晚人狼(螂)大戰三百回合,將沙發都拆開,翻倒,掃帚,垃圾桶,拖鞋全部出場,背景音樂是我的尖叫聲,舞姿是蕭萊膽小如鼠的前後跳動。我總是有種預感,覺得蕭萊雖然不喊,但一下就會嚇得轉頭跑。可是由於鬼叫的是我,形勢就是我比較膽小,這是百辭莫辯的錯覺。最後,在把家裡弄得一團狼藉后,君仔死在蕭萊手上那隻拖鞋下。它沒有優雅的死去,因為蕭萊像見到殺父仇人一樣,揮力狠狠打了一擊讓君仔死掉,再來一擊將死去的君仔打到肚腸外流,她還想再接一擊讓它粉身碎骨,被我急急喊停。得罪蕭萊的下場,由此可見一二。

君仔除去后,我被蕭萊慎重警告,說以後吃東西要小心,說餅碎不可掉地上云云,說這就是惹來君仔的原因。她還示範了應該如何吃旺旺餅乾,餅碎才不會落地,並且告訴我台灣人從小就這麼吃,都不會有餅碎掉地上的事。這讓我想起在Intel工作時發生的趣聞,有人在食堂吃飯被魚骨啃到,於是大小食堂從此貼上如何吃魚的步驟。也想起曾經入住一家旅館,房內有老鼠,向老闆投訴時老闆一副有什麽好大驚小怪的樣子說——有人的地方就有老鼠呀,有什麽出奇的,要不晚上你拿點蚊油噴一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