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30, 2014

幸運的事

Osaka CS Experience被蕭萊投訴我曝人隱私,被強制拿了下來。我罵完人又告完狀過後氣就消了,人真的需要發洩的出口。那天看電視,日本人要交學費上課學哭泣,求證后果然證明如此。許多日本文化源自孔子教義,禮義廉恥長期演化成日本人的兩面性格,建前與本音。建前是社會對你的期待,本音是你內在的聲音。大阪沙發主在大阪內心雖對我不滿,但仍舊殷勤款款招待,那是建前所為;電郵內的指責則是本音所為。我為外人,無法理解固中道理,只能總結她過分虛偽。這種兩面性個,過度壓抑,讓日本人在戰後或灾後迅速重建,讓他們在短時間內用團體的力量走到世界前線,讓社會呈現一片和諧。但這是一把雙刃刀,同時讓日本人因為無法說真話而虛無孤單,是其中導致自殺的原因。在日本,給別人製造麻煩是不禮貌的事,所以沙發主認為我的到來給她製造了麻煩又無所表示,既是不禮貌,而不禮貌又是不能容忍的事。而對於我,打開門時已經預料了不便,也就不會放在心上。與此同時,可以反思的是,日本犯罪率低,是因為大家真的奉公守法,還是太多人不願意給別人添麻煩?這兩天因為沙發主的指責,尤其是一張廢紙成為導火線,讓我莫名其妙,於是惡補日本文化,才知道這是一個連死(親人死)也不許哭的社會。在搜尋之餘,看到一則關於日本人之間獨特的默契,貼上來分享:
 請看以下日本鄰居間的對話:
鈴木太太:「小林太太,您女兒友子的鋼琴彈得很棒,有沒有想要幫她去報名比賽呢?」。小林太太:「鈴木太太,您過誇了!小孩子嘛,才剛開始學而已,根本還不到可以比賽的程度。」鈴木太太:「小林太太,您太謙虛了!您女兒真的有學鋼琴的資質,您要好好地栽培,以後一定是明日之星。」小林太太:「沒有,您過獎了!」你能夠想到小林太太回到家怎麼跟她女兒說嗎?
她說:「友子,鈴木太太說妳彈鋼琴太吵了。以後小聲一點。」說實在,日本式的明褒暗貶方式,只能適用於本國人。同樣的狀況遇到外國人恐怕無法收到同樣的結果。
Source: http://gonaikei.wahouse.com.tw/blog/index_details.php?id=11129 


至於這好不好,其實就國家發展,褒多過貶。他們很少花時間耿耿於懷,秋後算賬,相互指責,只是一心想著解決方案,為大多數的好處邁進。但對個人而言,我聽生活在日本的朋友說,他會儘量避開工作以外與同事的聚餐,太假。假與不假也許很個人,大家在工作上都會遇到,如果可以表現得爐火純青,假也變不假了。這次的大阪事件,這樣想起來,也是一件幸運的事。

Sunday, April 27, 2014

34歲的沙發客

大阪的沙發主寄來電郵,說她沒有辦法不在我的沙發客頁面上寫下負面評語,她無法認同我身為34歲的女人,一點都不通晓礼仪,不曉得如何在沙發主面前表現,基本上她覺得非常失望,認為我利用了她,而我則覺得非常錯愕。

我一直以為自己是最會當客人的沙發客,儘量不弄髒別人的家,廁所儘量保持乾淨,洗完澡不留下毛髮,用完的碗筷自己洗起來,節省水電,抽時間共處交流。“可是這不夠!”她說,“其他人都從他們家帶了小禮物來,你則空空手來,連一頓飯也沒有請!你34歲,難道不會禮貌?”她在電郵裡說。

回顧之前幾年的沙發經驗,我確實有請吃過,通常在我即將離開一個國家之前,錢包裡還有外幣,那就會請,或者沙發主和我一樣窮,或者我真的很喜歡他。雖然檳城的家無法招呼人,有沙發客來檳城相約見面,吃飯時我幾乎都會盡地主之誼買單,從無他想,甚至因為家裡無法招待對方而深感抱歉。至於小禮物,其實這次因為行程短,我確實是帶了幾小包豆蔻,原本有將她預算在內,不過後來因為感覺她態度奇怪,我沒有拿出來。

“最可惡的是你竟然跟我討紙來寫你搭順風車的地點!”

蝦米——


一張廢紙(我特別要求廢紙)難道是導火線?我其實也跟火車站旁的花店討了一大塊紙皮,不知道花店老闆有笑著說沒問題,然後暗地裡覺得厭惡嗎?

“你就像一個揩油的或一個白吃的,來我這裡除了一同晚餐外沒有請我吃飯(我們AA),還竟敢要我的一張紙?”“我知道沙發客網站說不能收錢,你視乎認為你也不需要為我做什麽。”“我不曾期待客人為我做什麽,真的,但他們都會給我帶東西或請吃。雖然年輕的可能什麽也不帶,但我很高興幫助他們,因為我也年輕過。”“你真的以為沙發客只是交換你的故事和經歷?如果你是學生,那情有可原,可是你是34歲的人!”

反正我的主要問題,大概是因為我過了30歲,討了一張紙。或者,我是34歲觸犯了她,難怪日本神社外都寫說34歲的人今年要消災,可是我明明35了。“我對你過了30歲卻不懂這些感到非常失望。”

說真的,雖然我覺得不應該批評她,畢竟她接待過我,不過你不喜歡一個人,還連續兩個晚上泡茶給她喝,叫她喝完不用洗(我還是有洗),說任何要求請不要澀于開口(還問我要不要洗衣,我拒絕了),找了一張廢紙寫目的地后,還幫她想目的地應該寫神戶還是廣島比較容易截到車,第二天出門前,還塞了個小暖包在她的手裡,說等順風車時如果冷,記得用暖包,然後說下次要來台灣我家做客,忘了有沒有抱抱道別……那未免太假了吧!

至於她責怪我沒有做的那些請吃飯,買禮物等等有沒有道理,我想,雖然說禮物多人不怪,但爲了怕遇到不帶禮物的人,最好還是別將家門打開,就像怕被傷害最好將心門關起來一樣。


夠力!夠力!夠力!不過也很好玩,世界上就是有各種稀奇古怪的人,太夠力了!!
這樣,我的沙發客頁面上就要有第一個負面評語了,嗚嗚~


Friday, April 25, 2014

名古屋


名古屋是我的第一站和最後一站。亞航飛名古屋的航線還新,比起飛關西,飛名古屋的機票要來得便宜許多。出發那晚,飛大阪和飛名古屋的boarding gate就在隔壁,名古屋的乘客明顯比大阪多多了。


名古屋除了著名的名古屋城堡,我個人比較喜歡的是Higashi那一區,有許多錯落在住宅間的小神社與寺廟,我幾乎每間都要走進去晃晃。有些寺廟小到一眼就看完,也類似民宅,我總是擔心誤闖民居,那是我第一次覺得日本的認真與精緻。每家每戶,每草每木,都似乎經過精心雕琢,費盡心思地表露禪意。流水,櫻花,綠意,每種擺飾都不偏不倚。

名古屋為我留下對日本的第一個印象,雖然後來由於習慣,再來因為關西地帶遊客眾多,這種感覺逐漸淡去,但那種第一眼因為價值文化差異而產生的思想上的反應,現在回想起來,仍然認同。

Thursday, April 24, 2014

Voyageurs

My all time favorite. Found the song online but lost the lyrics and translation.
sad sad
: '(

Tuesday, April 22, 2014

段落

日本之行来到尾声,京都的最后一夜,第一次深刻且明确地感受到,生命中的某个阶段同时来到了尾声。在人生可能的最好岁月里,能自由选择一段不受看好,却非常贴近内心的路,是何其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