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4, 2014

沉默是金

A:你說被罵“混蛋”比較嚴重還是在自己的國家被罵“外來者”或“入侵者”比較嚴重?
B:被罵“外來者”或“入侵者”比較嚴重。

A:那麼為什麼人家被罵混蛋就跑到議會去搗亂,被罵“外來者”或“入侵者”卻沒有人走上街頭抗議?
B:……

A:人家會去搗亂,大概因為人家不承認自己是混蛋。那被說外來者的人沉默呢,你說是什麼?
B:是金。

A:什麼是金?
B:張國榮的歌沉默是金。

Thursday, May 22, 2014

尾道


“去尾道(Onomichi)吧,近來尾道夯得很呢!”日本人幫我做了決定。那時候我在福山(Fukuyama),雨越下越大,天氣很冷,清晨時分,我不想那麼早到廣島,於是想在福山與廣島之間找個地方停留。

Wednesday, May 21, 2014

預言

她老來落魄
必須典當年輕時那些承諾
生活才勉強過得下去


Sunday, May 18, 2014

補選一二事

Bukit Gelugor的補選熱不起來,這場戰打來也白費,難怪馬華棄權。雖然遭遇諸多譏諷,他想棄權也算明智之舉。外頭交通圈插滿火箭的旗子,這兩天才見愛國黨插旗。愛國黨?哎喲他還第一次聽到。三個叉的,母親說。那日母親聽巴剎賣豬肉的說愛國黨早上過來派T-恤,還買了400粒榴梿請大家吃。400粒?他咋舌,後來看報紙才知道是14粒,這人傳人的事可是會從地上傳到外太空。他不太在意這些,除非政黨在後面巴剎拉票,大喊口號,他才會皺一皺眉頭,太吵了。那天火箭拜票后,巴剎內許多臉熟的賣香的賣花的賣糕的都紛紛上了電視,好大的特寫在晚上8點華文新聞中播出,他們笑問母親如果當時被訪問的是她,她要怎麼做。母親做狀掉頭就走,對不起我沒時間。反正火箭一定會贏,那大概是改不了的事。不知道成績如何呢?他想越來越多人對檳城政府不滿,雖然補選的是國會議席,大概有些人會藉此機會表達自己對火箭的失望。那天鄰居告知,他們家的後山又有鏟山蓋高樓的動作了。巴剎後面的98間雙層排屋還未入夥,這會社區又有新房子?他無法想象單行道如何容納這麼多居民,平時車子已經雙重停泊了,人口增多后,晚上是不是索性封街,將街道變成停車場?那日意外發現被剷平的紅土山內竟然有三家倖存的木板屋,後面還有小菜園,四面是高聳的鋼骨水泥。裡頭的老人被外來的摩多引擎聲驚動,從午睡中驚醒,讓他好生羨慕。

Sunday, May 11, 2014

可愛

他若選對象,男的要正直善良,女的要不虛榮不隨便,就可以了。

單身的K這天提起擇偶條件,可以捨去學歷入息高矮年齡,不能捨去的是,對方看起來一定要可愛。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可愛這詞如果不是用在嬰兒或小孩身上,就只有認識不深的人會留下可愛的印象了。認識一深,看過這個人的喜怒哀樂,還會可愛嗎?

Friday, May 9, 2014

無題

昨日將論文打印出來,厚厚的三本,他心中有一種微妙的感覺,形容不出來是什麽。這麼多日子后,終於就走到這裡。他知道的,時間過快一點,一切不管願不願意都會到終點,像生命。開始論文那陣大海撈針的日子是難熬的,今天他才知道那是自律神經失調症,睡不好,脾氣暴躁,精神緊張,典型的A型焦慮。後來大致框架出來後,有了方向,一切也就化解開來。今天呈上去後,儘管還要準備口試及文章,還有稿件未寫完,他倒還能閒定自在的喝著咖啡無所事事一下,他知道許多事情看似急要,但熟知自己有能力在特定時間內完成,也就放任自己拖到最後一秒。

那天老朋友問他,第二本書還寫不寫,他躊躇著怎麼回答,朋友說,寫出來,出不出再算。第二本書其實在很久以前就寫了一半,只是由於第一次的出版經驗不好,沒有完成。那天爬山,朋友問他有個旅人是不是再版了,她們在大眾找好久,終於上架了。他不知道,真的,出版商給他的銷售量總是很差,他不知道自己可以如何追蹤,也許真的很差,也許變得很差,反正許多事情無能為力,真相遙遙不可及。

有時候他會想,自己能夠做什麽。那日老師問他求職過程如何,他顧左右而言他,然後說,他在思考伊刑法。老師聽不出話中話,問他幹嘛擔心伊刑法,反正他不犯法,與他無關,他也不能改變。他心想,是啊,他不能改,但他有腳,儘管地球有界限,國家有界限,但嘗試過得更好應該是人追求生活的本能。是嗎?他其實不大肯定,北極那些人不是也沒有抱怨冰天雪地,羌塘的遊牧民族也沒有選擇停下,吉普賽人從來不考慮停止流浪。他對國家的前景感到前所未有的憂心,如果不是因為國家風水今年太差,那就是國家體制從內腐蝕,某個角落開始腐化,而且很難回頭。

如果不是太老,不管是不是無補於事,他都不要放棄選擇。他想起鳥取的沙發主,福島核泄后舉家遷離東京,他們一家告訴他,只要有選擇,他們都不會放棄選擇。現在是逃離東京,一天可能是逃離日本,他們都會義無反顧。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老到沒有辦法做其他選擇,不過以他的性格,不試過到底不能死心。讓許多事情結束,讓許多事情開始,是他記錄活著的方式。

Monday, May 5, 2014

時間快過!

大阪沙發經驗經過一輪叫囂辱駡後,竟然得到戲劇性的轉折與落幕。前幾天我讀了建前與本音,為自己不諳日本文化,表現失禮(指責對方虛偽,而非沒帶禮物+請客),向大阪沙發主道歉。過後,沙發主讀了沙發衝浪成立的宗旨(她一直以為是交友網站),對自己誤解沙發衝浪才有不必要的期待,向我道歉。

事件看似完美落幕,但對於牽涉其中的三個人,都造成一定影響。中間人H決定以後都不再幫人牽線,免得好心做壞事;沙發主認為自己沒有準備好當沙發衝浪內所謂的沙發主,決定不再招待人;我檢討自己之前的沙發經驗,決定除非真的想認識對方,否則不再當沙發客。這決定雖然可惜了後來的人,對我們三個各人來說,應該不算壞事。

日本之行回來之後忙著論文,之前的勤奮換來最後一刻透氣的機會,一切已經到了最後階段,這星期呈上去後,等待月尾口試,六月初再修改,核證,六月底就可以釘裝。只是生活仍然被煩瑣充滿,日本充的電很快就消耗殆盡,接二連三不順遂的家事國事天下事讓人沮喪,存款這些年後終於見底,未來如何還是不明朗。

還真希望時間走得快一點,期盼跨過這個關口,就能知道未來長什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