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3, 2014

客家山寨

檳島山背的客家山寨近來夠力夯,我們打消了騎車去太平的計劃后(因為種種顧慮),就想起客家山寨來,於是臨時決定出發前往客家山寨湊熱鬧。不知道基於什麼原因,我一直誤以為客家山寨就是土樓,於是滿腦子都是大大的圓建築,建在遼闊的空地上。同行的新朋友說,客家山寨要爬山時,我還想土樓怎麼會建在山上,於是笑說山寨不一定在山上,後來當然證實自己鬧了個大笑話,因為山寨不是土樓,土樓不是山寨,而客家山寨確實建在高高的山上。

路程從理大開始,由於只有三個人,沒有什麼浩浩蕩蕩可言,一路平順騎到浮羅勿洞的稻田海,間中在前往山背的高速公路上有犯懶下車推了一小段,沒有什麼太難的。這樣說好像騎車很簡單,連一個平日沒運動的人也可以,事實不然,我是當中騎得最慢的,其它後來的車隊咻咻從旁越過時,我想他們大概沒看過那麼遜的車友。新朋友在騎到稻田海后離隊,剩我和L繼續前進。

自看到客家山寨在兩公里外的布條后,我們向前騎了大約3公里才又看見上山寨的指示牌,寫著客家山寨還有2公里路,所有私家車都不得上山,必須致電山寨,讓他們派四輪驅動車來載。這是上山的開始。

我們膽粗粗想著騎車上山,一隻腳往下踩,在第二隻腳還未來得及踩上去前,車子就連人倒下。那種斜度,就這兩個菜鳥,實在不太可能。我們只好推著自行車上山,這是比騎自行車或爬山都更艱巨的二合一運動,我一路上山一路想著自行車要藏到哪顆榴梿樹后,以便兩隻手能自由搖晃上山,畢竟我的車子不值錢,大概沒人會偷。這樣想著想著兩隻手搖晃的自由,竟然也起到慰藉作用,一百米一百米也這樣想著過去。後來遇到一園主,我急著問能不能寄放車子在他家門外時,離客家山寨也只剩幾百米平路了。

車與人平安抵達客家山寨時是上午十點多,那時我早就知道它不是土樓,所以也沒什麼特別設想或期待。山寨給我的第一個印象還OK,大自然也有,人造的部分也有,比較顯眼突兀的是門邊插了一大盆假花,一旁的指示圖前擺了一輛漆得紅彤彤的用以擺設的自行車。

來到客家山寨當然是吃客家菜。在台灣時吃過不錯的客家菜,自然對他們的招牌客家菜充滿期待。午餐11點開始,一人馬幣30塊,8個菜式,我心想會不會來個經典客家薑絲炒大腸,結果沒有,幸好,我可不喜歡吃腸子。配套還包括豆蔻水和飯後水果,我期待飯後來個榴梿或紅毛丹或山竹,至少是他們園裡樹上長的,來的時候竟然是西瓜,有大跌眼鏡到。至於客家菜做得如何,我個人因為對梅菜扣肉抱著極大的希望,吃的時候竟然必須在梅菜內搜尋扣肉,感到小失望,比分就落了下去,不能做準。不過客家菜式採用許多醃製品,也不是每個人都會喜歡。

我們十點多飯一煮熟就開動,正好坐在接待處旁,聽著電話不停響起,山下打來的電話動輒幾十人等著上山,主人說好好好立刻下去接,奈何四輪驅動車就只有三輛,山上吃飯的桌子就只有(加減)十桌,造成許多已經上山的客人站在一旁乾等坐下吃飯,山下的客人站著乾等坐上四輪驅動車上山,我們則慶幸自己來得早。

客家山寨除了飯廳,走動的地方並不多,客房以亞答式建在山上,简单得接近简陋,也許这样比较大自然?對沒有在甘榜生活或沒有野外露營經驗的人,可能會是一種特別的體驗,不巧我與L雖然沒有生活在樹林里,但也不會距離大自然太遠,故不太能體恤固中別緻。當然,也有可能因為我們雙雙都缺乏想象力。

由於擔心山路窄(只剛好容得下一輛車身),下山的路會碰著上山的四輪驅動車,於是我們跟在四輪驅動車後面下山。四輪驅動車當然跑得快,L的車子性能佳,也跑得快,只有我在後頭戰戰兢兢,雙手握著不停吱吱作響的剎車,握太緊怕會翻車,握太鬆怕滾下山。這山路太陡,那精神壓力極大,我第一次發現自己有懼高症,人騎在車上,往下看就像過山車到了巔峰就要往下跌,雙手緊緊抓住方向,看清遠處的轉彎和前路的石子,大氣不敢喘。我不停跟自己說,如果剎車抓不住車子往前翻,那身子務必往右傾,才不會一路滾下山。就這樣一路下山,一路豎起耳朵聽遠處四輪驅動車有沒有又載了客人上山,因為下山的路若是碰上車子,肯定來不及剎車。下了山,L看到我,直呼太厲害了,我則冒出一身冷汗。

從客家山寨下來時間還早,我們後來又兜到浮羅勿洞的海灘去,還在離開前吃了紅蝦解一解榴梿癮,才慢慢騎回家。

客家山寨成功的原因,我覺得是因為寨主的交際網絡、個人魅力及強力宣傳。要永續發展,還需要開拓步道,讓客人體驗實際果園經驗,才能與真正的生態旅遊沾上邊,也才有可能吸引回頭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