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5, 2014

三猿






很小就看过这个,却要到很大了才能真切感受,不要说,看不见,听不到。

(picture source:wikipedia 三猿)

Monday, July 14, 2014

蜥蜴黃昏

上麒麟山的路都是蜥蜴,尤其到了黃昏,太陽快落山的時候,更是蜥蜴當道,以螳螂擋車之勢攤擺在步道正中央,直到路人踩到眼跟前才倉惶逃逸,逃離時不忘挺直胸膛,仍然理直氣壯。他一路觀察著樹上路上,不同種類的蜥蜴有大有小,面部線條有粗獷也有柔細,尾巴都固執地豎著,不容鬆緩。

你說,我要是拉它尾巴,它會怎樣?他好奇。
他會咬你!我說。
我才不信!
不信?你可知道蜥蜴的大哥是誰?
壁虎?他弱弱的答,不太肯定。
是恐龍!!!吼~~

Saturday, July 12, 2014

龙眼的心声

7月12日,天晴。从凤凰山谷回来,眼皮沉得只想盖上,爬上床却无法自拔地陷入爸爸去哪儿II,看完已经接近傍晚,困倦卷土重来。夏天的太阳特用功,五点多天色仍然明亮,我们说好一会去散步,于是午睡泡汤。准备好出门,他仍然守在手机前,催了几下终于站起,却说要去浇花。用水管帮忙将花浇完,走出大门,回头瞥见他又拎起花洒桶装水。又说散步?于是自顾往山上走去,他才从后头追出来,大声唤--halo!halo!

往山上的路边都是龙眼树,小龙眼已经长出来,没想到上山的路那么短,没五分钟就走到尽头。路的尽头是善得寺,入口堆着木材,还用原始的方式起火。他夸说寺前两棵香蕉树长得很好,亭亭玉立,然后我说起每一棵香蕉树都绑着一条红线,都有一条女鬼的故事。我们开始往下走,龙眼树上一粒龙眼咚咙落地--你看,龙眼讨厌你也(或是龙眼也讨厌你?),他说。于是我决定开始收集谈话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