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8, 2014

無題


有時候他覺得准備好了,有時候他覺得沒有。時間緊張,逼到跟前就不由得他選。離境之際,他對何時才會回來,完全沒有想象。這和彼時出發並不一樣,當時他奔向的是開闊的未知與無盡,這回全然相反。正像那時回來所想,當一棵樹,讓事情發生。

飛往首都的班機遲了一個小時,他氣急敗壞地告訴地勤人員,他在首都需要領行李,還要轉機,時間緊迫,能趕上不?地勤人員嘴邊有笑,慢條斯理說,時間很緊,除了用跑,沒有別的辦法。他一下機就拔起腿跑,在櫃台關閉的十分鍾前拿到機票,首都的地勤人員也是嘴邊有笑,慢條斯理,他才發現自己的所有情緒都與旁人毫不相關,即便他試圖加強語氣或用詞,沒有人被打擾。

相識多年的友人問,所以下一個目標呢?他不解,就工作。然後呢,接下來呢?嗯,就留下。然後呢?留下然後呢?

面談室的氣氛愉快,對方很喜歡他,問了星座與血型後,他們不約而同認爲他是最佳人選。他將獲得工作這件事毫無他想地歸功于命運,毫不費勁是順應天命的跡象,像感情一樣,需要死命求來的,都不屬於自己。

機艙內隔著走道的座位上,年輕的女生拿起一個陳年的兔子娃娃,小心放在胸前,把淺藍色的薄被蓋到自己和兔子身上。儘管靠窗的乘客臉上蒙著圍巾,他還是聽見她輕輕的打呼聲。他閉上眼,想著這些年遊蕩的日子再過幾天就要結束,真希望這幾天可以過得慢一點……



Friday, August 22, 2014

過客

曾經在挪威的路上被一個紳士撿起,相處三天,我們對彼此都有好感,很快地墜入愛河。可是時間過去了,他必須回家,而我必須繼續旅途。他很認真的說我們必須繼續聯絡,留下電郵電話和地址。他在高速公路旁放下我,然後吻別。我從此便開始了極為瘋狂的一段日子,完全被一種慾望掌控,無時不想著上網與他聯繫,再與他見一面,甚至睡在圖書館前,趕在開館時衝進去上網。通信中不乏甜言蜜語,他飽讀詩書,能說八種語言,出口既是讓人心醉的詞句。離開挪威那晚,與當時的沙發主說起這件事,她的個性沉著深思,五十幾歲,她聽完後認真的停了一下,問我,你該不會在旅途上輕易就心動吧。我愣了一下。

看了你的故事,我就想起這段經歷,想著也許應該與你分享。故事後來當然沒有下文,一路倒是落下不少淚。許多看似真的或有可能的,其實一開始就是假,只不過自己太過入戲。旅途上因為孤單,確實容易心動,這裡不評論好或不好。

照顧好自己。
希望你一切安好。

Thursday, August 14, 2014

給年輕人

對於年輕人,我的建議是不要放棄到他處獨自生活的機會,不要丟掉做夢追夢圓夢的能力,不要相信別人說你不可以說事情太難,不要將太多包袱往自己身上扛,不要忘記你對自己有責任,在可以選擇的時候,不要輕易將選擇的權利交予他人。要牢牢地相信,付諸於行動,祂就會指引你。



Tuesday, August 12, 2014

黑洞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黑洞,你要是知覺,隨時會被吸走。
就像知覺有鬼的人,才會被鬼捉弄一樣;知覺命運,就會被命運擺佈。

Tuesday, August 5, 2014

無題

要無後顧之憂的全力以赴。這是他告訴自己的話。所有事情已經準備穩妥,就只欠東風了。東風會不會來,誰也沒有把握,畢竟天氣變幻無常。只是只要許可,他就只要一心一意往前衝。這是事隔許多年後,又開始溫溫沸騰的生命,充滿熱度與憧憬,充滿方向與坐標。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激情與振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