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8, 2014

九月以後

構思的事情一旦有時間坐下來,十指在鍵盤上準備敲打,就發現蕩然無存。
(那就貼點照片吧)


九月過了以後,日子開始擁塞起來,我總是處在緊張狀態,一是因為工作量增多,二是因為天氣變冷。當日子開始擁塞,我的內心就開始掙扎,感覺時間不是自己的,日子不是自己的,生命不是自己的。為了推翻這種想法,我在剩下的零星時間里塞進更多的節目,要去更多地方探索,要做更多學習。於是,日子就更加擁塞了。

(待續)

Saturday, October 4, 2014

近況

整理臉書上的朋友清單,悄悄打開那些路上朋友的賬戶,翻看他們這些年來的轉變,看著照片上他們陽光般的笑容,許多當年某個晚上提及的願望在這些年都已經達到,一心想嫁人的找到可以付託終生的對象,一心想移民的已經在南半球開始新生活……我甚至還能夠感受當年那某個晚上的溫度和氣氛,真是奇怪的事。

昨晚看The Fault in Our Stars,阿姆斯特丹的景色如此熟悉,就像發生在不久之前,我也曾在河道上緩緩划動獨木舟,笨挫的舞動漿,河水潑到身上。在那之前,我和沙發主走過幾條石板鋪的小巷子,合力將獨木舟抬到河道,在要下河道的階梯上我的腳被繩子纏到,幾乎被拖下水。我們的獨木舟前進得太快,兩旁建築很快就略過眼前,我還記得許多特定時刻,包括在古堡外維修的工人的臉。

我於是又聽起了Swan and Flanders。新竹已經起風,天色也暗得早,夏天一變臉就走了,出門要穿外套。我終於拿到居留證,也終於迎來代步的白色小甲蟲,相信它很快就會成為我的好夥伴。家裡的朋友問我是不是非法打工,目前還不是,未來不知道。我提起路上的日子,不是因為留戀,而是每當看到熟悉的畫面或背景,就會有一種時空轉移穿梭的幻覺,對自己那段經歷感到不可思議。

開始新生活后,直到目前,態度還算積極。還需盡快熟悉自己的職務和環境,建立個人生活的步調。穩住步調,才來安排剩餘的時間。寶島儘管有許多不堪的地方,還是有一定的資源可以被善用,還有值得花時間精力探索的地方,那是我相信的。只需要時間。


Friday, October 3, 2014

時空跳動

匆匆赶到电影院,买了八点钟的生命中美好的缺陷。售票员说,现在在播着片子,要等到八点哦!我看了看墙上的钟,还剩10分钟就7点,还没吃饭呢,于是急急忙忙越过川流不息的车龙,到对街去买鸡蛋糕。买完鸡蛋糕再走回戏院,已经差不多7点,于是加快脚步上5楼戏院,检票员撕了我的票,我进了戏院,原来上部片子是卡通片,怎么8点了还不结束?我于是走到外头问检票员,生命中的美好缺陷怎么还没开播?我缓慢的跟检票员说话,拉长聊天时间,以便确定她是人。在空无一人的戏院厅外,女检票员披着长发,体型纤细,但前排牙齿全脱落,并且脸部发黑,有点阴森。我逼自己直视她,看着她非常有礼貌的说,是哦,片子是8点的,而且会延10分钟,要8:10才会开始。那我还有10分钟时间!我急急又奔下楼,去对街买了零食,再冲回戏院。怎么还是那部卡通,而且没有结束的意思?手里的零食就快吃完,我望一望8:18的表,再度跑出去问检票员,戏到底几点开始啊?她说,8点啊,然后我就发现,原来时间是7:18的事。既然还有时间,我慢条斯理地走到城隍庙发生情杀事件的案发现场,企图找出蛛丝马迹,可是小眼睛看不出曾经出事的端倪,于是坐在城隍庙前的阶梯上,小歇一会。
戏演完已经过了10,担心末班车已经开走,我连奔带走赶往车站。夏天已经过去,新竹的风带着寒意,在空荡的街上肆虐。跑到车站已经10:20,牌子上说末班车10:15开。不愿相信我就如此错过车子,执意等待,果然,末班车就从远处徐徐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