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6, 2015

老李

电视里的大半都是坏消息,就像那天在滑步机上看见老李过世的消息,就没有办法再滑下去。老李走后,许多评论功过的文章纷纷上传,好像大家都知道小岛国和理解小岛国,就像六四英雄王某人,在脸书上揶揄媒体将老李吹捧成伟人,在他看来是边都沾不上。王某大概认为跟老李比起来,自己离伟人的标准更为接近。

而他,他是对老李充满敬意与感激的,没有太多历史包袱,老李关闭南洋大学对他来说是遥不可及的事,他不会有那些华教人士的愤慨。他的感激来自于岛国开放的政策,让所有人都能平等竞争,给予所有人一样的求学与工作机会,不以国界宗教或种族来设门槛,体现包容多元的可能。而这种开放政策,着着实实改变了许多人(还有那些人的家庭)的一生。

老李也改变他对民主的看法。他记得在一次访谈录里,老李表示不是每个国家都需要民主,他先是不认同,后来认同了。对于无法独立思考的群众,民主只会让有资源优势的一方操纵愚昧的群众,原理显而易见。在看到一年砂捞越为了水坝与政党抗争,选举时又轻易被赢取过后,他相信民不民主其实真的没关系,人和系统OK就可以了。

现在,老李走了,老马还在,而且看样子还会在很久,老马走时也会让他失落一阵吗?他闭上眼睛想像,模拟那一刻的心情,想像老马如何改变他的生命……

Tuesday, March 17, 2015

假的故事

他郁郁寡欢已经一段日子,先是老婆生了小孩搬到南部,两人两地分开,然后父母相继患病需要治疗,家里必须有人留下看顾。他显得很挣扎,经常在上班时间唉声叹气。同事问是不是工作上出了问题,他总是说工作还好,家里的事让他烦烦烦透顶。没过多久,就传来他要离职回家照顾父母的消息,她还好心问说家里有老有小需要钱怎么会说走就走,他一副无奈,没办法,两老需要人载去化疗,只有在弟媳开的连锁咖啡厅暂时帮忙了,应该还过得下去的。吓,两人都得癌症这么惨,她心里暗想。

一个晚上,她同伴说起他的事,伴立刻就说,故事是假的。她责怪伴如何可以如此冷酷无情,毕竟这里得癌症的人真的很多,父母同时得也不出奇;伴却认为得癌症的人多并不代表很容易得癌症。他俩当时争执不下,后来她就忘记了这件事,直到一个半月后同事让她将一份工作上的文件寄给他,她才知道原来故事真的是假的,他只是跳槽到敌对公司而已。

后来她想,是不是所有人,包括他的主管及同事都早就知道故事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