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7, 2015

近期二三事——感冒

2。感冒

周末从台北回来后,身体就怪怪的,说不出个所以然,先是没来由的一直在生气和惹人生气,然后上班途中就突然发现自己的脖子落枕了。

突然落枕是来台后才有的情形,前后发生了好几次。我一直以为落枕是晚上睡不好,睡姿错误所导致,晒晒枕头就可以(至于为什么落枕要晒枕头,好像也没问过母亲,只知道晒过大太阳的枕头会温温干干的,充满阳光的味道。可能没有湿气即使睡姿错误也能睡好?),但没睡觉也会落枕,那跟枕头还有没有关系,我就不知道了。

第一次站着落枕,感觉诡异极了,没有任何特别事故脖子无端端折到,太邪门了吧。不过因为恢复的时间快,再加上后来又发生过一两次,比较习以为常。那天上班途中发生落枕,我以为会和之前那几次一样,很快就会痊愈,所以没放在心上。抵达火车站时烈阳高照,还喜滋滋地从火车站走路到公司,笑想让太阳晒晒身体(就像晒晒枕头一样)应该就会没事。没想到落枕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从脖子能转30度到只能往左转15度,然后右耳脑后方及头顶开始麻麻痛,我想自己是不是快中风了。直到下班前两小时,已经到了必须用双手扶着脖子以助支撑的地步。同事笑说搞不好是工作作怪,下班后脖子就立刻好了,我于是也等待她的预言成功。

原本说好晚上要去看聂隐娘的,晚上状况并没有好转,骑车因为没办法转头非常危险,看聂隐娘后来成了看中医。中医用六根手指在我的手腕上弹钢琴,说我落枕是因为感冒了,还有十二指肠溃疡。虾米?我落枕是因为感冒?我没有打喷嚏啊!

下次如果感冒,让我打喷嚏好了。打喷嚏比落枕舒服多了。。


Sunday, September 6, 2015

近期二三事——早餐

1。早餐

在早餐店一坐就是一小时,店员大概很少看到埋着头玩数独的客人。如果不是为了阅报,已经鲜少光顾早餐店,不像初来报道,西式连锁早餐店总是吸引我这种嗜肉的人,早上一客鸡腿堡或猪肉堡,配上研磨咖啡,让人有油腻的满足。有一阵子更是迷上尝试不同主题的早餐店,就像我们在槟城老街巷弄里寻找以不同噱头吸引客人的咖啡馆或轻食店,一次又一次给予那些陌生的名字机会,一次又一次期待端上的是惊喜。

一如家乡寻宝经验,早餐店即便装潢典雅或澎湃,离不了香肠鸡蛋面包,就像老城的咖啡馆菜单上不会少掉意大利面,价格随便一百五两百起跳,不亲民却总是座无虚席。开始时尝鲜不亦乐乎,即便大半数素质不过尔尔,还是为了吃气氛随其他人闻鸡起舞。搬回台中后,有了厨房和冰箱,开始自己弄早餐,同样的香肠鸡蛋面包,不用再批评两百块的套餐配的竟然是白面包或鸡蛋吃起来不够味道,可以随喜好搭配五谷面包,今天蛋要太阳蛋或炒蛋,蛋要几分熟,怎么做怎么好,吃起来就是美味,而且不用两百块。

早餐店的报章头版不翼而飞,寻遍店内桌面不得其果,惟有退而求其次,随意翻看了无新意的娱乐版和文艺版,看了什么已无法记得,最后停在周末的两则数独上。在路上时曾经买过数独,其实它就像手机小三,只要打开投入,意识就会与四周切开,外在一切当下与自身毫无关联。当时买数独是为了填补长途火车上的无聊时间,后来发现不只在火车上玩,在巴士上玩,在车站候车时玩,宁愿留在客栈内玩,反正一没有移动坐下来就想打开数独,再完成一则再出门,于是错过了许许多多与人交谈的机会。上瘾是可怕的事,后来我吓得将数独丢了,就像几次将脸书删了,就像几次将手机游戏卸载了,中邪是一件可怕的事。只是惯性不只是物理常态,也是人的行为常态,背道而驰需要施力,像往上跳需要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