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30, 2015

撞见

我在下楼的路上撞见他,他推着一个矮柜子,柜子上是cpu与平板,推动柜子时柜子抽屉一直滑开来,他关上,推动抽屉又滑开。我帮他按电梯,在柜子轮子卡到电梯与地上缝隙间时用脚帮他台高柜子底部,在抽屉滑开时帮他按着。电梯内只有我们,我试图缓和气氛,说新岗位时间比较固定,早上八点就要进来,好在也可以准时下班。他说早来没关系,反证他已经好几天都睡不着了,我这才看到他的黑眼袋,然后听见他跟自己说,可以的可以的,加油,突然觉得好心酸。这种际遇和许多年前许多人遭遇的无不一样,无法达标的人一次一次接受面谈,一次一次当众教训,直到知难而退。在比岛国更小的岛国,许多人是可忍孰不可忍,为一口气离开;岛国则是再忍一忍,忍气吞声,习惯就好。我深知游戏规则,却还是忍不住心酸,为他的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