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4, 2015

明年夏天

入冬后我开始搭迟一班的火车上班,与之前那趟相差了26分钟,却让人多睡30分钟。抵达彼地坐上接驳车,进到公司已经过了上班时间15分钟,但还是赶在8:30早会前,看个邮件倒杯水,刚好开始一天。

这多睡的30分钟不算全赚,可能还有亏。若是搭早一班车,抵达彼地时才7:30,我就走路到公司,途中经过一个馒头档子,一家西式早餐店,小七,一所学校,小片竹林,一片果园,一片农地。天气冷后,那些路边的芒草用火箭的速度升上天,果园内水梨在枝桠上结果,我才知道那长得奇怪的树叫什么。天气比较热时我没那么贪睡,每天在走这段路,每天都会遇到一群哪个厂刚下班的外籍夜班产线人员,我们总会对彼此点头微笑。

没有办法取舍就由惰性选择,然后靠意识自责,人生就这样在享受与挨打中翻滚,日复一日。我持续消沉,每天黄昏时分看着黑漆漆的窗外,纳罕自己在干嘛。人绝对需要跟着季节改变作息。
L说,你肯定明年夏天你会变好?

我把所有事情都赖给天气,天气太冷了。我把所有事情赖给睡眠不足,扣掉上班时间,扣掉洗澡吃饭,扣掉偷闲瞎摸,睡眠不足。

隔壁同事风雨无阻,搭最后一班接驳车离开,抵家9点,11点睡觉,隔天5点醒,抵达彼地时正好接上第一趟接驳车。她年华正盛。那么美丽的年轻,就该花在喜欢的事情上,正巧是她的工作。棒棒棒。

所以明年夏天我会好起来吗?我为自己把脉。明年夏天不冷了,每日工时缩短半小时,意味着可以早半个小时下班,意味着可以早半个小时睡觉,意味着睡眠会比较足。再没好起来,应该是年龄问题了。

Monday, December 21, 2015

入冬

天气变冷后我越来越消沉低糜了,那些不知名的虫子在心中来来回回爬动,影响了H。

我不想上班,H说。
认识我之前你从不会说不想上班,我说。
认识你之前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生活得那么可悲,她说。
至少你现在知道,太迟也不算太迟,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