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8, 2017

入围感言

朋友问我几年了,我说18年。18年,从牙牙学语到亭亭玉立,从青春洋溢步入中年。18年前的那一个晚上,颁奖礼结束后,黎紫书对我说——你要继续写。为此,我买了三大本稿纸,至今仍如处女般躺在后红土山的抽屉里,泛黄却不曾被染指。

对没办法静下心来阅读的人来说,书写是困难的。18年前站上舞台,我以为那是一项轻易得来的天赋,当时的我确实不认为自己下了什么苦工,而那其实不然。18年后再度参赛,收到入围通知时,我清楚知道那是年少阅读所吸取的养分如此饱满,仍然足够我压榨取用;以及黄利杰与黄秀仪在我成长路上陪我长期练剑,那是破船最后那三根钉。我同时要感谢那些18年来每次见面都不厌其烦重复着那晚那句话的老朋友们,感谢你们总是看好,让不够自信的我也相信自己可以化作蝴蝶。

深知得奖机会不大,但颇有感想,以上为入围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