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3, 2017

重游港澳

3/31 - 4/4

我对2017上半年的整个感想只有一个——空气太脏了,空气真的太脏了,连山上空气都那么脏,要人如何活下去。我对失去基本生存条件感到恐惧,对日益严重的空污感到焦虑,我竭尽所能保护自己,却又显得如此无能为力。我将自己关在屋里,尽量不外出,但是它们无孔不在,他们充斥着我所有的细胞,奋力往我身体里钻进去。我于是想,出国几天可能是个好主意,于是去了香港与澳门,得到同一个结论——空气真的太脏了,要人如何活下去。

我的重游就像初次出游,我对香港的地理印象几乎是零,我们后来有去南丫岛,短暂地远离千篇一律的模型店铺。后来在澳门发生了一件事,在一家葡式餐厅用餐时,端上的沙拉内埋了一条活着的蚯蚓,那条蚯蚓又黑又长,跟红土山家里的土里的蚯蚓一样,小时候为了证实蚯蚓断了会一长条变两小条,我砍过好几条,它们被砍后都死掉。我将蚯蚓夹到面前的盘子里,以为那是海鲜沙拉八爪鱼的触角,也是这样长而深色,然后黑条子就扭动了。我以为眼睛花了,再看一次,真的在动,我用力去看,那是确实在扭动的长长的躯体啊。

虽然这证明了这家葡式餐馆用的菜没什么农药,而且当场我也故作镇定没有像厨房内的菲佣一样喊叫,对方为了表达歉意为我们送上免费甜点并且慎重道歉,但是事件对我的影响却比我表现出来的还深刻,那种可能会吃到蚯蚓的恐惧在之后每次吃生菜的时候都会出现,都让我毛骨悚然。

港澳之旅回来后我难过了一段日子。那种难过参杂着失望——重游的失望,对人与世界的失望,还有如何往下活的绝望。我没办法消化这种深沉的失落感,它日以继夜啃噬着我,如铅一样将我扯入海底。

No comments: